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忘羡】尖芒07

   步入十二月,时间开始紧凑起来。

   连原定的校运会也只能挪到周末举行,班季篮球赛在每天放学后延续了整整一周,便已分出胜负排名,只剩周末一场篮协队员和体育特长生的对决较量。

   魏无羡作为篮协最吊儿郎当的挂名教练,在这次赛事中竟然难得地正经对待起来。

    高一社团招新时魏无羡加入篮协,因为性子活跃,很快便和协会里的师兄师姐打得火热,并且很有身为协会会员的自觉,主动揽下招新大旗,坑蒙拐骗死拖硬拽地拉来了江澄和蓝湛这两位挑大梁的主力,然而此后他却当起甩手掌柜,除开学前后有几分热情外,平时训练场上便再难见到他的身影。

     不过这次班季篮球赛例外,魏无羡一反常态,恪尽职守地跟着即将卸任的会长忙前忙后,甚至早早地通知了在协会里打酱油的江澄,和同样极少赏脸前来集训的蓝湛,以防止他们临时有事开溜。

    因为校运会的缘故,学校掐着点在周五傍晚放了假,等到周六下午三四点,天气晴好,浓烈的阳光灼热透背,很快便把篮球场的水泥地板炙烤得滚烫起来。

   周围空置的球场早已有男生组队打球,三号场被圈为瞩目的比赛佳地,除去早早摆好的记录台桌椅,反而见不到什么人。

   直到钟楼凄凄寥寥地敲过四下,三号场才陆陆续续来人。

   魏无羡和江澄都从家里过来,两人一身黑色球服,江澄背了运动包,魏无羡的脖子上则挂着相机,两个人一打一闹,倒没有半点外界传言一中榨干学生精力的颓靡模样,反而显出别样的少年风采来。

     “明明是你每次绷着脸,还怪我拍照技术不好……”魏无羡气得哼哼两声,他歪七扭八地倒着走路,懒懒散散,看起来毫无学生正经规矩的模样,不知怎么却突然抓起相机“咔嚓”按了一下,然后立刻低着头查看起来。

  “你干嘛?”江澄不耐烦地丢给他一个白眼。

   魏无羡抬手打住,“别自恋,不是拍你,”说着他笑得愈发灿烂起来,“每次拍你都跟别人欠你十万八千块钱似的,你看蓝湛就不一样……”

    他把相机给江澄看,后者冷哼一声,眼神随意一瞥,不得不承认魏无羡这张抓拍抓得很好,背景是浅蓝的天空和高高耸立的一排教学楼,三四点的阳光在楼顶边角洒下光影,蓝湛走在他们平时开晨会的中心广场上,一样是黑色的球服,修长的身影与旁边树影交叠相映,放大些甚至还可以看清楚他脸上清俊的轮廓 。

   魏无羡若无其事地与向他这个方向走来的蓝湛招手,“蓝湛,你也这么早啊?”

    江澄不屑地轻嗤一声,哪里早了?明明都是踩着点来的。

    心里是这么想,却仍然和魏无羡站在原地等蓝湛过来。

    三人见面简单地打了招呼,魏无羡就开始在一旁呼哧哧地抱怨,“天气有点冷啊。”

   说着,还夸张地做出瑟瑟发抖的样子。

  蓝湛微微蹙眉:“怎么不多加一件?”

   江澄翻起白眼,毫不留情地揭穿他,“我叫他里面穿长袖,再套个球服,你猜他怎么说?”

   “我穿了长袖别人就看不见我的肌肉啦!”江澄不像魏无羡具备一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后者声情并茂的语调到他这里,变成硬邦邦的平铺刻板的直叙,听起来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蓝湛显然是被这番解释堵得哑口无言,他瞥眼看到魏无羡裸露在外的手臂,白嫩嫩的两条,哪里有什么肌肉?

   豆腐块还差不多。

   被江澄拆台,魏无羡也丝毫不见尴尬,打着哈哈便轻巧揭过,三人来到篮球场,和协会的队员打过招呼,主教便让他们集合,然后大家肩搭着肩围成圆圈,聚在一起低头齐齐大喊几声篮协的口号。

    那边体育生也陆续来齐,清一色的全是绿色球服,拉拉队的女生们穿起短裙,外面则裹着外套和看球赛的学生挤站在周围。

     四点半的时候比赛正式开场,四周乌泱泱地挤满了穿便服的学生,裁判和记录台都是篮协的人,体育生那边有老师助阵指导,自一开场体育生便表现出绝对的优势,两分、三分球都遥遥领先,篮板抢起来得心应手,连盖帽的姿势也做得十分漂亮。

    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体育生们训练刻苦,朝五晚九要在田径场锻炼体能,或在球场组队打比赛,哪怕篮协放学后也会组织成员练球,他们的专业素养和体力也要略胜一筹。

     篮球传到魏无羡手上,他灵巧地避开对方球员的防守,运着球健步如飞,冲到篮协主场这边便敏捷地翻腕上篮。

    “好球!”周围人声鼎沸,一个漂亮的快攻,立刻便把全场气氛调动起来。

    “回防回防!”篮协教练抱臂站在旁边,终于没再拨弄他那个调整策略的磁铁摆盘。

    “可以啊!”江澄不轻不重地锤了他一下。

    魏无羡笑了笑,难得一次没有讨嘴皮子上的功夫。

   “蓝湛!”

    后者一直看着他,这时便默契地和他碰了下拳头,两人并没有更多的眼神对视,他们各自跑到自己相应的位置,又开始聚精会神地盯起球来。

    跟体育生打比赛战况无疑是惨烈的,第一节下来比分已经拉了十几分,好在篮协的队员们早已有心理准备,是以就算看到场边的比分牌也没太大的情绪波动,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队员们配合默契,虽然过程磕磕绊绊,但在第二节的时候双方比分竟然拉近了不少。

    中场休息换拉拉队劲舞调动气氛,魏无羡喝一口矿泉水,突然扭过头来,夸张地学着场边那些女生的语气,“蓝湛蓝湛,你的三分球可帅死我啦!”

   后者淡淡地看他一眼,魏无羡额前的碎发上沾着亮晶晶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缓缓流下来,流过修长纤韧的脖颈和惹眼的锁骨,最后褶进松松垮垮的球服里。

    蓝湛收回视线,耳垂被西沉的落日烫得有些发红。

    旁边站着魏无羡班里的同学,一个爱搞怪的男生带动他们班女生跟着学腔,“魏无羡魏无羡,你的快攻可帅死我啦!”

    魏无羡笑嘻嘻地给他们飞吻,“等下给你们表演个更帅的扣篮。”

   “啪嗒”一声,蓝湛手里的矿泉水瓶子突然瘪塌了一小块。

   裁判咬着哨子,吹开第三节的序幕,魏无羡还在和班里人胡乱调侃,蓝湛面无表情地拉过他,“该上场了。”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