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曦澄】王牌讲师05

***本章舅舅戏份不多,主要是小金凌出没。


深夜十点,蓝曦臣下班回家。


到门口正准备开门时,冷不防听到对门传来孩子的哭叫,出于关心,他便按了江澄那边的门铃。


一位相貌平和的阿姨打开门,大概之前见过蓝曦臣,知道他是对面的住户,便先出声打招呼,“蓝先生?”


“您好,”蓝曦臣微微笑了下,“请问江先生……”


照理说他不该多管闲事,不过之前一直都是江澄一人在住,今日突然多出人来,他心里多少有点不放心,这才过来看看。


话音未落,突然从客厅里面跑出个小孩,眉眼秀致,粉雕玉琢,可惜哭得泣涕横流,两只眼睛更是肿得像核桃,小孩子哭着大喊:“我要我舅舅!”


阿姨尴尬地蹲下身拿玩具哄他,“江先生等一下就回来了。”


金凌根本不听,整个人哭哭闹闹,来来回回只有一句,“我只要舅舅!”


经阿姨三言两语解释,蓝曦臣才知道,江澄今早受邀到外地演讲,回来时飞机误点,现在还待在外地的机场,一时没法赶回来,便把小外甥金凌托给阿姨照顾。


“你好,我可以叫你阿凌吗?”蓝曦臣知道原委,也蹲下身来,友好地对金凌笑了笑,还顺手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


金凌身高还不到蓝曦臣的腰,他低身蹲下来,两人堪堪能对视,金凌不高兴陌生人这么叫他,更不喜欢别人摸他的头,便皱着眉撅起嘴,赶紧退到阿姨身后,嘴里恶狠狠地嚷嚷,“只有我舅舅才可以这么叫我!”


“蓝先生是你舅舅的朋友……”怕蓝曦臣尴尬,阿姨赶紧和金凌解释。


金凌哼了声,不说话了。


“……没关系,”蓝曦臣站起身,拿出手机给江澄打电话,又笑着看藏在阿姨身后、想看他又不敢太明目张胆的金凌,“那、我可以叫你金凌吧?”


“……随便你好了。”金凌抬头看着蓝曦臣,只觉得他比家里两位舅舅都要高许多,人看起来也好说话,不像江澄动不动就皱眉瞪眼,也不像魏无羡无时无刻各种作妖和不正经。


等了没多久,那头接通电话,江澄略显疲惫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蓝曦臣?”似是迟疑了下,那端才低声问,“有事?”


蓝曦臣开的扬声,他没把金凌半夜哭闹的事情告诉江澄,只问江澄现在是不是还在机场。


金凌听到江澄的声音,立刻扯着嗓子,无比委屈地喊了句:“舅舅!”


江澄结束一天的演讲,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这会儿早就心力交瘁,听到小外甥还在家里挂念他,心里有点暖,嘴上却忍不住数落,“叫那么大声干嘛,耳朵都要给你吵聋了。”


蓝曦臣失笑,蹲下身单手把金凌轻松抱起来,又把手机凑到金凌耳边,笑道:“阿……金凌一直在想你。”


金凌人虽小,却也知道害羞,听到蓝曦臣的话,毫不客气横他一眼,转过头来又和江澄撒娇,“舅舅,你什么时候回来?”


江澄听到蓝曦臣这么说,心里早就过意不去,他前两天才把金凌从父母那边接过来,准备几天后趁金凌五岁生日带他好好玩一下的,谁知今晚耽搁在机场,还把金凌丢给平时打扫做饭的阿姨照顾,现在小外甥可怜巴巴地问自己什么时候回,他一时竟噎得说不出话来。


“……很快了,舅舅很快就回去,阿凌乖一点,半夜不要哭,别吓到楼层的其他小朋友,听阿姨的话,早点睡觉,好不好?”


多年养成的急躁性子,江澄难得这么温柔说话,一时间,不止是金凌,连蓝曦臣也愣住了。


“……我没哭,”金凌抽抽通红秀气的鼻子,“我在家里等舅舅。”


蓝曦臣对那边宽解道:“阿澄如果不放心,我会好好照顾阿凌,等到你回来。”


江澄本想拒绝,不过比起做饭的阿姨,蓝曦臣显然更能让人放心,他把手机换到另一边,架起的长腿熟稔放下,江澄盯着落地窗外夜色茫茫的开阔机场,“那就麻烦你了。”


说着,又认真嘱咐金凌几句,“阿凌,你在家要好好听蓝叔叔的话。”


金凌呐呐地点头,点完头才发现江澄看不见,抬眼见蓝曦臣微微看着他笑,就朝着手机那头喊,“我知道了,你要快点回来!”


蓝曦臣带着金凌开车先把阿姨送回家,再回来时,金凌已经坐着车里睡着了。


肖舅的眉眼安静地舒展开,面容秀气,脸蛋看起来很软乎,蓝曦臣弯身把人抱起,冷不防想到那天吃饭的路上,江澄坐在副驾,也是这副睡熟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


蓝曦臣把人抱到自己的房间,又动作轻柔地给金凌拉好被子,才关灯出来,进浴室去洗澡。


出来时听到金凌在房间哭,蓝曦臣赶紧开门开灯,坐在床边轻声问,“阿凌,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金凌坐着窝在被子里,一张小脸闷得通红,眼睛酸涩,头也发疼,他哭了会儿,眼泪鼻涕都被蓝曦臣温柔擦去,金凌搂住他的脖子,“蓝叔叔,我舅舅什么时候才回来?”


“很快就到,”蓝曦臣忍不住揉揉他的发,“他刚刚不是说了,你舅舅什么时候骗过你?”


蓝曦臣没骗他,刚刚他打江澄的电话,提示已是关机状态,便猜他大概已经登机了,他抱着金凌到浴室,拿没用过的帕子打湿,给金凌擦完脸,才把人抱到客厅的沙发上。


金凌这会儿很精神,小家伙窝在柔软的沙发里,给蓝曦臣讲舅舅江澄的事情。


“……我舅舅平时很凶,但是人很好,我魏舅怕狗,都是舅舅出面把狗给赶跑的。”


“你、魏舅?”蓝曦臣坐在他旁边,给金凌倒了杯不冷不烫的温水。


“嗯,就是魏无羡!”金凌说完,又赶紧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好像做了什么心虚的事,一个人很小声地嘀咕,“我妈妈说要叫舅舅,不能喊名字。”


蓝曦臣了然,狡黠地向他眨眨眼睛,“我不会说出去。”


金凌并不领情,他朝蓝曦臣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你说出去我也不怕你,反正,我、我不会承认的!”


“……好好好,”蓝曦臣忍俊不禁,又偏过头问他,“那,你舅舅平时在家喜欢做什么?”


意识到他在套话,金凌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从小手指缝隙里漏出得意稚嫩的童音,“我才不告诉你!”


蓝曦臣哭笑不得,伸手小小地捏一下他的脸,“那阿凌平时喜欢做什么?”

“……玩游戏,”说起这个,金凌眼巴巴地盯着他看,乌溜的眼珠子乱转,“我舅舅平时都陪我玩游戏,蓝叔叔,你可以陪我玩吗?”


“这个啊,”蓝曦臣故意拖长调子,等到金凌都快不耐烦了,才笑道:“恐怕不行,蓝叔叔不会玩游戏,要不等你舅舅回来,我去问一下他,让他教教我,我再陪你玩儿。”


金凌怒视着他,憋了很久,脸都红了,才憋出一句,“你不用去问他了,我舅舅跟阿姨说过你,他说你很笨,他教你你也学不会的!”


蓝曦臣微微睁大眼睛。


江澄竟然跟阿姨提起过他,还说他、很笨?



——阿凌,坑舅了。。。

评论(17)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