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晓薛】家教

——lofter延迟点梗(大学生星VS高干子弟洋)

1
晓星尘在大一第二学期的时候,接了一份家教的兼职。
对方读高三,最后拼搏的冲刺阶段请假在家自学自修,晓星尘突然感觉压力有点大。

雇主一家根正苗红,祖辈是打过江山的老革命,父亲是市里的高官,母亲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大概因为这个,观念也比较开明,面试的时候,对方母亲直言不需有什么压力负担,只是想找个稳妥的大学生让孩子提前感受一下,让他有颗考取大学的上进心就好。
为此,晓星尘一颗心才落定下来。

他第一次见到那个高三的学弟,是在周末的傍晚,对方来开门,探出个头,眉眼微眯,看着他含糊道:“晓星尘?”

“嗯。”晓星尘点了点头。

“来补课的?”对方又问。

“……是。”晓星尘笑了笑。

“怎么看起来挺好,说话却这么闷?”对方口里含着糖小声地嘀咕一句,终于肯开门给他放行。

晓星尘失笑,并不辩驳什么,那天他才知道对方叫薛洋,是本地高三的一个学生。

2
晓星尘第二次来补课,薛洋依旧来给他开门,一见面就“晓老师小老师”地乱叫,异常亲切,晓星尘只好道:“你叫我一声学长也是可以的。”

薛洋眼睛闪了闪,看到薛母端了西瓜过来,立刻乖巧地叫了一声:“学长。”

两人吃完西瓜便开始补课,晓星尘主要辅导薛洋数学,他从网上下载了一些历年的真题,先拿给薛洋做,看看他的水平在哪,再准备对症下药。

薛洋不情不愿地做卷子,不到两分钟又回过头来看他,晓星尘只好问他:“怎么了?”

“不会做。”薛洋故作愁苦地看他。

“哪里不会?”晓星尘走过来一点,他的身上的味道淡淡,很是清爽,闻着特别舒服。

薛洋趴在桌上,“哪里都不会……”

晓星尘小心地抽了卷子,翻开一看,眉头跳个不停,回头问他:“你都画的什么东西?”

白纸黑字的卷面上用签字笔画了个Q版人物,穿着类似道袍的服饰,手里抓着一柄剑,看起来有些龇牙咧嘴的模样,上面用框框括着:我是抱山晓星尘,快快拿命来!

晓星尘哭笑不得,问他:“你哪里想的这些东西?”

薛洋老实回答他:“看着你想的。”

“……咳咳,”晓星尘扯开话题,“赶紧做你的题。”

“画画让我失去了做题的能力,你来教我嘛,手把手教。”薛洋开始撒娇。

晓星尘坐过去一点,对他道:“你看过来。”

薛洋翻个白眼,拿着晓星尘的手握着自己的,邪邪笑道:“学长你的语文水平不怎么样嘛。”

晓星尘汗颜,好不容易在薛洋各种糖衣炮弹中熬过两个小时,耐不住薛母热情挽留,在薛家吃了晚饭,临走前还收到薛母精心准备的进口水果和各种小吃。

天色太晚,薛母喊薛洋去送晓星尘,后者赶紧婉拒,奈何薛洋已经缠了上来,薛洋家离晓星尘的学校不远,走路大概也就半个时辰,两人沿着有些昏暗的人行道走,薛洋突然凑前来问他:“晓星尘,你平时给我补课,周末做志愿义工,都不用抽出时间来陪女朋友的吗?”
“我没谈女朋友。”

薛洋了然地点点头,说道:“大一应该把心思放在学业上,”又补了一句:“我家老爷子时常这么跟我表哥说。”
晓星尘失笑,“嗯,你也应该好好看看书,争取六月份考个好成绩。”

薛洋挑挑眉,自顾自地哼起了歌。

3
补习了几次,晓星尘已经摸清薛洋的脾气,也习惯他各种搞怪恶作剧,比如故意拿奥数参赛题问他,故意缠着逼着他问有没有喜欢的人,有时也会问他大学生活如何,晓星尘帮他温习功课的时候偶尔会回应两句,其实薛洋底子不错,很多时候一点即透,但就是懒于思考,很有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潜质。

转眼便到六月,万千学子高考冲刺的日子。

这日晓星尘特地请假来送薛洋,后者朝身后的薛父薛母努努嘴,说道:“你怎么跟他们一样婆婆妈妈?”

晓星尘笑了笑,一本正经道:“你是我第一次带的学生,现在不止是在考你,也是在检测我的教学水平。”说着便把一颗大白兔奶糖剥给他。

薛洋含着糖哼哼两句,突然跟他道:“晓星尘,我要考你的学校。”

晓星尘怔了怔,随即笑道:“好啊,考上来就是学弟了。”

薛洋眉眼弯弯:“真考上了就答应我一件事。”

“行!”晓星尘郑重承诺道。

他以为薛洋只是一时兴起,随口说说而已,谁知等七月份查成绩的时候,薛洋的分数竟然超乎所有人的意料。
薛洋填志愿时,晓星尘打电话跟再三他确认,却只得来后者一句:“等着我啊。”

4
九月份新生入学,晓星尘作为大二年级的学长前去接待,薛洋拉着个行李箱站在他面前,乖乖地喊了句:“晓学长好。”

晓星尘突然有点脸红,胡乱应了一声,帮他拉过行李箱,问他在哪个宿舍。

薛洋懒懒地报了宿舍名字,晓星尘愣了好半晌,又仔细确认一番,才接受薛洋和自己同宿舍的事实。

宿舍里除了晓星尘,还有一个男生也是大二,新来两个跨级的学弟,薛洋直接和先到的同学换了床位,住到晓星尘床下。

5
晓星尘和其它两个舍友都是本地人,周末的时候薛洋便拖拽着晓星尘回自己家。

有时候晓星尘不愿意总是打扰,薛洋便也留下来,晚上趁人睡着时偷偷溜上去,亲一口便爬下来安分睡觉。
为此,晓星尘做了好多次奇奇怪怪的梦。

6
半个学期过去,薛洋开始愈发放肆起来。

上课要蹭晓星尘的自行车,洗澡要人帮忙拿衣服,当然,他收衣服的时候,也总会特地帮晓星尘收内裤,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他的床边。

周末的时候薛洋直接爬上来睡,八爪鱼一般地缠抱着人,有时候晓星尘被缠得没法子,只好低头亲他一下,偶尔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聊天,结果睡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都还是死沉死沉的模样。

7
薛洋十八岁生日的夜晚,晓星尘实现诺言,把他梦寐以求的自己打包好了送给他。

评论(12)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