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晓薛】我的导师是杀手05

     第二日下午七八节下完课,晓星尘便和上铺宋子琛一起到院办薛洋的办公室去谈人生谈理想。

      院办人来人往,大多都是下完课去吃饭的教工,当然也有像他们这种入学的新生,怀揣着复杂且忐忑的心情来此见即将指导陪伴自己四年的大学导师。

       “他想找我们谈什么?”因为课上老是被薛洋点名回答问题的缘故,提起薛洋,宋子琛总是一副语气冷淡的样子,有时候他都怀疑薛洋是不是故意针对自己,哪怕他第二节课就纠正说他叫“宋子琛”,薛洋还是“宋岚宋岚”地疯喊乱叫,而且每次都用那种瞧着亲切和善实则报复恶意满满的眼神看他,还专门出那些刁钻古怪的偏僻难题,要不是他打字够溜Google搜得够快,恐怕早就被薛洋记入黑名单了。

       看着人畜无害,实则心思可歹毒着呢!想到这,宋子琛忍不住在心里冷哼一声。

       “我也不知道,看看先吧。”晓星尘失笑,子琛跟薛洋好像生来便是八字不合一样,这个星期四节政经的大课,子琛被叫起来九次回答问题,当然,他也孜孜不倦在课上问了薛洋八个问题。

        比起好友,晓星尘其实也好不到哪去,他被叫起来七次过,而每次薛洋喊他回答时,总是先装模作样地扫一眼点名册,也总是懒懒地靠着椅背,屈起食指敲了敲桌面后,才拖长个调子,用那种很慵懒的语气喊他:“晓~星尘?”

       大学与高中不同,大学的课堂更自由开放,况且大家都是成年人,每一次薛洋喊晓星尘回答,班上总是有同学低头窃笑,兼之薛洋是他们班的主选老师,所以上这节课的还是有蛮多同班同学的,有次甚至有男生在课后打趣,说薛老师大概是看不惯你盖过他的风头才跟你过不去吧。

      晓星尘废了老大劲也想不起自己到底哪里抢过薛洋的风头,他那么瞩目耀眼,又是院里甚至是整个学校最年轻的讲师,说是年轻有为一点也不为过,哪屑与他为难跟他杠着过不去?他私心里觉得薛洋应属年轻心性,只是有点小孩子的玩闹脾气,倒不是真跟自己过不去,其实比起子琛,他被提问的问题简单多了,而且,晓星尘觉得薛洋叫人时的语气也是不同的,比如叫子琛就是那种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语气,叫其它同学则会和缓一些,不过看着却有点面无表情,而叫自己时,怎么说,晓星尘总会想起那个午后他们在校园里共同逗弄喂食的那只大白猫,懒懒地躺卧在台阶上晒太阳,神态慵懒惬意至极,薛洋叫他回答时,也是那般懒懒地靠着柔软的椅背,有时会拿签字笔点向他,语调柔软慵懒,怎么听都带有高傲别扭的撒娇意味。

       撒娇?

      晓星尘被自己这个想法惊了一跳,随即摇摇头,甩开心底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两人乘电梯来到七楼,按门牌号找到薛洋所在的办公室,晓星尘轻声地敲门,听到一声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进来。”,两人才推开门走进去。

      学校安排一个导师带四个新生,不知是不是巧合,他们四人都是同个班的,晓星尘和宋子琛同寝室,另外两个也是男生,而且是他们隔壁宿舍的。

       那两个男生来得早一点,正拘谨地坐在真皮沙发上,他们前面的桌子上搁着两杯温水,而薛洋则坐在他的办公椅上盯着电脑忙,见有人进来,一双眼睛这才离开屏幕看向门口。

      三人对视,薛洋低头看了一下腕表,倏地轻勾了一笑唇角,懒懒笑道:“还挺会踩点。”

     “我们刚下课。”宋子琛生硬地回他,心里却想着,薛洋一定是故意的,教学楼离院办有一段距离,他却非要这个点把人约过来见面。

      晓星尘有些怔忪,方才进门那一眼恰好看到薛洋抬起头来,唇口微启,额前的碎发依旧乌亮,秀挺的鼻梁上挂着黑框眼镜,许是盯久了电脑,眼睛有些迷茫,本来还像只没睡醒的惺忪懒猫,随即那低眸一笑,却是带了点无法言喻的痞气,晓星尘脑海里突然就蹦出个词:“斯文败类”,虽然他知道薛洋并不坏,但在教师这个端方守正的圈子中多出的痞痞感觉就是让人无法把他跟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他反而更像是令教师头疼不已且管教不听的高年级坏学生。

      “都随便坐啊。”薛洋站起身来招呼道,这从饮水机旁抽了两个纸杯给两人各倒一杯温水。

      他弯身给两人递水时领口露出颈间一小处盈白的锁骨,非常精致漂亮的骨廓,晓星尘不小心瞥见,接过水时手上动作慢了半拍,温开水差点洒溢出来。

      “你怎么了?是不是头还晕?”宋子琛低声问他,然而室内很静,他这一问,在场的其余三个人都齐刷刷地看过来,晓星尘一时不自在起来,正想说他“没事”,便感觉额头一凉,薛洋低下身,右手手背贴探着他的额头蹙眉道:“你发烧不是早好了吗?”

       “……啊,已经好了。”他靠得太近,晓星尘说话也不利索起来。

     好在薛洋很快便抽手离开,耸肩说了句“那就好”,便坐到他们对面的办公转椅上,长腿交叠,翘起二郎腿轻轻晃动,往椅背那么一靠,就按照常规套路说道:“我是你们的导师,薛洋,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

      四个人稀稀拉拉回他:“知道。”

     “那就自我介绍一下吧,”薛洋点了点坐在最右边的学生,随口道:“从你开始。”他说完便把眼镜摘下来放在桌上,又拿长指揉了揉眉心。

      “到你了。”晓星尘右边的同学拿手肘地捅了捅他。

     “你俩就不用了,都是我的学生,以后有机会慢慢了解。”听了前面两个男生的高谈阔论,薛洋没什么耐心再听下去了,眼珠子一转,就问他们:“都吃饭了吗?”
     四个人齐齐摇头,是谁说一下课便要过来见面的?始作俑者竟然还敢问他们有没吃饭。

      “噢,那一起到外面吃吧。”薛洋站起来,晃了晃从兜里掏出的车钥匙,他笑得狡黠,甚至露出了那两颗轻易示人的小虎牙:“走,我带你们兜风去。”

—————课后闲谈(我是来凑字数的)

***子琛心好累哦,一个星期就四节课,他被叫起来回答了九次问题,答对了是本分,答不上来就直接记入薛老师的黑名单,还好有谷歌这个万能小帮手233333

***自从上了薛老师的课,星星和子琛上课的日常一直都是右手拼命做笔记,左手摸着手机不让屏幕暗下去,噗,因为薛老师不定时点名叫人回答问题,其中百分之九十五的概率都被他俩承包了,这个时候Google的优势就上来啦,而屏幕解锁需要时间,两人为了稳住进入黑名单的那只脚也真是不易,简直是争分夺秒堪比高考hhhhh

***关于第九个问题

其实薛老师和宋子琛同学在课堂上针锋相对,一般都是薛老师问子琛多少个问题,后者就找准机会反问回去,两人你追我赶,一直处于持平状态,直到最后一节课下课时,薛老师情急逞胜,一拍课本指着宋同学就问:“宋岚!今晚要到哪个饭堂增加GDP?”

后者下意识地扬头就答:“大西北餐厅!”

众同学:一脸懵逼,两脸懵逼,四脸懵逼……
       
      

评论(10)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