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晓薛】山逢14

下过一场雨,屠戮山遍地坑洼,山涧沟壑里泥流纵潺,零稀草木被刷洗得干干净净,在清晨寒雾里泛着柔翳光泽。

薛洋与晓星尘相峙而立,一阵诡异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开。

好半晌,薛洋才伸出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唇面,微微一哂,抱着两条胳膊,饶有兴致道:“难为道长这么费尽心思,我是不是该说一句荣幸至极啊?”

晓星尘不惜自刎也要拉上他,这恐怕不是什么执念可解,分明是前世宿怨!

不过眼下,薛洋暂且没心思理会,他现在难受得要命,杂烩‘尸毒粉’的后劲太强,方才分神与晓星尘周旋尚不觉得,此时闲空下来,才觉得眼灼难耐,一阵阵热辣的刺痛在眼底晕开,仿佛下一刻便会眼珠迸裂,瘀血横流。

薛洋使劲眨巴眨巴眼睛,瞬间感觉脸上一片湿润肆意流淌,他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再过一会儿,又咬着牙恨恨地操骂了一句,且整个人开始不受控制地抽耸起肩膀来。

“……”目睹这一切过程的晓星尘,忍不住眉峰一皱,按在剑柄上的手紧了紧,然后抿紧薄唇,转头偏开视线。

薛洋暴躁地很,也不管晓星尘对他是否抱有敌意了,拎起降灾便往周围一阵狂挥乱砍,看似毫无章法,实则出招狠厉,短时间内,连晓星尘也难以接近。

他凭着森森剑气的指引,一路削花劈树,跌跌撞撞摸着小路下山,而晓星尘竟难得沉默,就这么不远不近地坠在后头。

薛洋的话他终究没有全信,可见这人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心下又觉得有几分道理,真若涉及两国朝堂,那涿凌一事,怕就不仅仅只是简单的灾患,事关两朝百姓,他也不好轻举妄动,免得打草惊蛇。

两人各怀心思,一路择径而行。

等下了山,分明不再是来时那条路,望眼看去一片苍茫,两旁杂草蓊蔼,途经崖谷,逶迤的道路开阔延展,像盘桓在山间的一条银白巨蟒,沉入深眠,仿佛没有尽头。

有潺潺水声流过,山麓下的岩崖滴着泉水,偶尔几下,叮咚作响,声音空脆轻灵。

薛洋俯下身,伸手掬一捧水,胡乱擦洗掉脸上紫红的粉末。

微微天光透过稀疏的枝叶,柔柔拂笼着岩崖下纤瘦的身影,清凉的泉水自薛洋眼睛四周漫过,灼灼热意瞬间消散不少,似是渴极,他又仰头凑到乌黑岩眼下,张开干裂的唇瓣,接了几口山涧涌下的溪流。

唇角被浸润湿透,泛着浅泽的光,修长的脖颈随着他仰头接水的动作上下涌动,喉结更似藏纳在白皙皮肤里的一颗滚珠,玉润可爱,小巧动人。

视线随之往下,少年的衣襟处也被洇出一片深痕……

晓星尘怔在原地。

喝过几口山泉后,薛洋终于站起身转过头来,他的脸上还带着刚浸洗过的潋滟水光,额前几缕乌发皆湿哒哒垂贴下来,显出几分平时难见的温驯姿态,大概是得到满足,他的唇角翘起一点不明显的笑意,甚至还能见到那两颗小小虎牙。

轰!

晓星尘后退一步,本没多用力的手背猛地现出几根青筋。

薛洋迎着头顶微弱的日芒回头,眼见身前巍耸的山崖上不知何时阴云滚滚,像大军压境,甲胄森寒,乌云蔽日,山风刮着飞沙汹汹而来,他唇角最后一点笑意缓缓凝滞,挑成往日惯有的恶意和森冷,“尽他妈阴魂不散!”

评论(45)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