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曦澄】王牌讲师10


“……”

不知为何,江澄竟感觉有点脸热,他微微仰着身子,往后靠在柔软的椅背上,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才佯装不屑地嗤笑,“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有什么值得紧张的。

蓝曦臣笑笑,拿起杯子,浅浅抿一口红茶,见主持人走上演讲台,本就直挺的脊背变得更为正襟危坐,“开场了”。

江澄也调整姿势,两手撑着桌台,手指自然交叠,手机则搁置一边,摆出平素上课时那种严肃不苟的姿态。

等主持人款款念完开场致辞,便邀请首位嘉宾上台演讲。

此次高峰论坛主要就国家最新发布的相关投资政策进行研讨交流,G市向来是各项政策领飞的先试点,由G市股权投资协会副会长、政策研究室主任陆先河老先生介绍此次会议的相关政策和议程,并就这些出台政策指明风险创新投资未来的发展及走向。

其间摄影灯光闪烁不断,企层高管们纷纷拿出手机拍照记录,抑或埋头奋笔疾书,江澄也在纸上敲笔写下几个关键点,偶尔则侧身和蓝曦臣低声交谈几句。

“岐山创投的代理董事,”江澄瞥了眼台上略显佝背的青年人,见他拿遥控飞快地过着PPT,语气也泄露着些许的紧张,不禁皱眉,“别是温家人吧?”

“嗯,温旭。”

蓝曦臣点点头,对于台上夸夸其谈和对岐山创投名下所经项目过分炫耀的演讲,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倾听兴致。

江澄更是如此,早年温氏集团和江家在生意上有过龃龉,他虽不屑这种名利场上的明争暗斗,不过从此听到温氏的名号却再无好感,对其旗下公司近年来的口碑行径也略有耳闻,此时见到温家的人,本就感觉乏味的交流会更是兴致缺缺,手里头无聊,干脆便拿白纸写起字来。

江教授的字迹潦草,笔锋凌厉,却不乏欣赏的美感,蓝曦臣偶尔侧过眼来,见他凝神写字,眼睛不由得盯着摆放端正的白纸看,不一会儿,似是受不了他这种注视,江澄把纸推过来,只见上面写着:看什么?

蓝曦臣以手抵唇,轻声咳道:“没。”脑海里瞬间跳出的画面却是江教授握笔的那只手,清瘦修韧,皮肤白皙,骨节突起,连手背上淡淡的青筋也似隐若现。

江澄古怪地打探他一眼,然后把纸收回去,舒舒服服地靠着椅背,拿手揉了揉太阳穴,就这么稍稍闭目眼神起来。

席间陆先河主动过来坐到蓝曦臣身侧,后者连忙恭敬接待,两人压低声音不知谈了会什么,大概五分钟后,老先生才臂搭西装外套起身离开。

台上温旭的演讲整整持续近半个小时,严重拖了原本安排的时间,主持人上台打个趣儿,才口齿清晰地念出下一位发言人的名字。

“……有请云深资本董事总经理、大中华区总裁蓝曦臣先生。”

藏蓝色台布下,江澄拿脚尖碰了碰蓝曦臣,低声提醒,“到你了。”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蓝曦臣也压低声音,在经过他时似是而非地说了句:“还是有点紧张。”

众目睽睽之下,江澄差点忍不住破功,这人分明是揶揄上瘾,他哪来的这么大面子让蓝总裁诚惶诚恐?

蓝曦臣款款走上木制讲台,先和主持人握手,然后向各位到场嘉宾致意问好,才拿着遥控展开有关云深资本投资经历的演讲。

台上的男人不疾不徐,他身上仿佛有一种天生能叫人安静的魅力,摄影师拿着单反全场定位找角度,会场中间和前方固定的两台摄像机也都对着蓝曦臣,他的声音在偌大的会议厅里回荡,听起来格外低磁,语调平缓,沉稳有力,他单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足够叫人信服。

江澄的手指随着他讲话的节奏而无意识地敲着桌台,偶尔也做一下笔记,到最后发现,写着写着,纸页上不知怎么就歪着写到人家的名衔:大中华区总裁蓝曦臣。甚至还在后面私自补了自己心中不知何时做下的评价,江澄看着就愣了神,旋即又失笑,这样的人,倒的确衬得上‘年轻有为’四个字。

会议持续近三个小时,散场后已是傍晚,两人在宾馆就餐,中式典雅的用餐环境,周围流水淙淙,人工假山和鱼池交相辉映,星碎灯影流泄其中,氛围颇为舒惬雅致,甚至还专门有人在旁边弹古筝。

几天后,江教授在自己办公室前的信箱收到经联社的周刊,其中一栏是有关那天高峰论坛的报导,江澄扫看几眼,原本喝着咖啡的惬意神情瞬间变得古怪起来。

占据大半纸页的照片上,后面出镜的人物俨然有他和蓝曦臣,照片上后者微微偏过头,端看侧脸真是温柔绅士至极,连唇角弧度都勾得恰到好处,而江澄自己也是唇角微翘,眼尾轻挑,两个男人看起来交谈亲密,可只有他们自己清楚,江澄无意写下的‘年轻有为’四个字恰好被人家瞧见,蓝曦臣正笑眯眯地向他讨要墨宝,说是回去要珍重地裱起来。

“……啧,”江澄搁下瓷杯,乱麻似的脑袋里不知想到什么,他立刻惊地起身,拿出手机拨通蓝曦臣的号码,等那边熟悉的声音响起,江教授二话不说就出尔反尔,“蓝曦臣,那张纸你还留着吗?”

留着就把它还回给我吧,要是丢了便再好不过,江澄心里急躁地想着,默了会,那边的回复才传过来,蓝曦臣的声音仿佛带着滋滋电流,叫人听了耳根酥麻,只听他说道:“嗯,在我这,”顿了顿,那端平静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后面的话,我看到了。”

评论(26)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