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曦澄】王牌讲师09


“在哪?”

电话那端接通后,江澄言简意赅,他抬手看了眼腕表,皱眉道:“再不来我就先进去了。”

“就到。”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江澄“嗯”了声,便掐掉电话,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要多此一举,竟想着也许能在门口碰到蓝曦臣,然后跟他一起进去。

M市风险投资高峰论坛即将在华英宾馆举行,投资各界的高层管理者应邀前来,政策研究室的官员政要也会出席此次会议,给予相关法律和政策措施的战略性指导,甚至有经联社的媒体独家采访报导,群英荟萃,企业云集,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一场含金量极高的商业投资交流会。

三分钟后,一辆黑色卡宴从绿化带旁的道路缓缓驶来,司机把车泊在宾馆前面的空地,蓝曦臣从车里出来,拿过公事包,这才向站在门口频繁看表的江澄打招呼。

“抱歉,来晚了。”

他的眉眼一贯温煦,额间沁着点淡淡的薄汗,显见是热的,此时灼阳高照,这样的天气最容易使人产生焦躁,江澄的耐性本就不好,见蓝曦臣这样,他那从不等人等人不耐必骂人的臭脾气不知怎么竟被噎回去,只勉强换作一声冷哼。

两人走进大堂,出示邀请函后,立即便有工作人员分发资料袋,然后殷切地领着他们到二楼会议厅。

乘着扶手电梯上楼,一条长达数十米的中国风地毯缓缓铺展至走道尽头,沿途都是绚丽而不失情调的灯影,素雅古致的墨画分侧临挂,山川河流看起来大气磅礴,门口设立严密的安保检测,身着黑色制服的保安个个脊背直挺,依次排列站开,左侧为容纳百人的高级会议厅,右侧则是一间间长桌摆立且隔音效果良好的接待室和会议室。

接待小姐把他们领至三号会议厅,并根据两人的身份,礼貌而诚挚地示意他们可以坐在最前面。

此时会议大厅已经来了不少人,他们大多是功成名就的董事或总裁,也有些年轻的企层高管和相关的政界大拿,但无一例外,在场众位都是西装革履,衣冠齐楚。

江澄和蓝曦臣挑在第三排旁侧坐下,立刻就有人探着身子过来,毕恭毕敬地打招呼递名片,他们只好各自欠身和人寒暄,握手点头,大方得体地和人交换名片。

“陆老也来了,”江澄压低声音,眼睛扫到前排被人团团围住的老人,才挑眉道:“你不过去打声招呼?”

这种局面最是广结人脉的时候,大多高管都会借机和身边的人攀谈几句,再交换名片什么的,以便日后有生意方面的合作或关照。

蓝曦臣轻轻摇头,没说自家叔父和陆老是好友的关系,他昨天才到陆家拜访过这位叱咤商政两界的风云人物,打招呼是必然的,只不过不是现在。

江澄把玩着手里一张名片,许是觉得无聊,干脆把自己未派出的一张名片推给蓝曦臣,微微倾过身,说道:“换一个。”

蓝曦臣微微一怔,随即失笑,也从内侧口袋取出一张自己的私人名片,干净圆润的指甲捏着名片一角,双手毕恭毕敬地奉上,“还望江教授以后多多指教。”

江澄捏着那张薄薄的名片,翻转看了眼,只见上面嵌着简简单单的蓝曦臣三个字,下面便是他的联系方式,名片背景看着似是水墨晕染的卷云纹,别有一番雅致的古意,像他这个人,谦谦如玉,似匪君子。

“也请蓝先生多关照。”见蓝曦臣将自己的名片妥帖地放在另一个口袋,江澄礼尚往来,也收下他那张简单大方的名片。

会议厅陆续有人进来,里头冷气开得很足,长桌铺着毫无褶皱的藏蓝色桌布,布块沿着桌脚优雅垂下,椅子是酒店专用的舒适用餐椅,外面罩着雪白而柔软的椅套,每张席位放置一瓶矿泉水,一张印有宾馆标志的素白纸和一支简雅大方的黑色碳素笔,还有一张用金色丝线勾的花瓣绣纹的杯垫,上面倒扣一只玻璃杯,侍者拎着茶壶谦恭走过,彬彬有礼地给每位在场嘉宾倒一杯七分满的红茶。

蓝曦臣是需要上台演讲的特邀嘉宾,这会儿正在前面和主持人沟通,江澄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搭在后面的椅座上,他拿起盛装红茶的玻璃杯小啜一口,然后划开手机,百无聊赖,便打上蓝曦臣的名字搜索起来。

词条对蓝曦臣的评述不过寥寥几行,却囊括这人工作以来深藏不露的投资佳绩,年纪轻轻便身价过亿,兼其品貌出众,且无论是优渥丰厚的家世背景,还是他本人卓尔不凡的成就战绩,都足以叫人望洋兴叹,甚至是敬而生畏。

有些人天生便是金子,不需打磨,它便已经足够闪光。

江澄心里喟叹,正划拉着往下看,冷不丁桌上投下一片暗影,原来是蓝曦臣已经谈妥从前面回来。

他落了坐,随口问一句,“在看什么?”

江澄险些被呛到,赶紧关掉页面,若无其事地屈指敲了敲桌面,生硬又冷涩地转移话题,“你紧张吗?”

蓝曦臣有些讶异,随即轻声一笑,看着江澄,微微地摇了摇头。

他的声音带着点淡淡的愉悦,像扑面而来的春风,叫人倍感舒惬,“不紧张。”

江澄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一个十分愚蠢且失水准的问题。是了,堂堂云深资本未来的掌权当家人,怎么会把高峰论坛这种牵桥拓路的交流会放在眼里?

“不过,”蓝曦臣的手指摩挲过那白纸一角,声音轻得仿佛在自言自语,“今天有一点吧。”

“……”江澄第一次碰到这种身居高位的投资界大牛坦诚心绪,心里不知作何感想,只好硬邦邦地抬手拍了拍蓝曦臣的肩膀,咳声安慰他,“有什么好紧张的。”

蓝曦臣听罢,又是兀自一笑,随即侧过头来直直看他,他的眼睛清澈而清亮,和煦又不失温雅,唇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神色认真,又若玩笑,“大概是因为,江老师在场吧。”

评论(30)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