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晓薛】山逢17


一盏风掠去,室内熄了烛火,变得幽暗静寂起来。

两道呼吸缠绵相抵,在夜里显出几分暧昧的味道,晓星尘平直躺下,心里莫名有些不平静,只好思索起自涿凌一路走来所见的奇诡景象来。

涿凌洪患是天灾所致,其后发生的蝗鼠瘟疫本也该算在这里头,可晓星尘亲自在镇上走过一遭,直觉这事非同寻常,不说镇子无一户人家,哪怕全都受瘟疫所累,怎么也该留下尸骨痕迹,可那镇上却是久无人居,按理说金家早该收到消息,而为何迟迟没有派人前来查探,还有那场近乎妖异的雨,屠戮山上莫名出现的道人,还有……

深深静夜里,晓星尘微微侧过头去,只见一双眼睛乌幽幽地盯着自己。

“……你做什么?”晓星尘警惕道,右手已经抚上床边躺卧的霜华。

黑暗中一道冷光闪过,薛洋拿起杵在两人之间的降灾,慵慢道:“看看我的剑在不在而已。”

“道长,你紧张什么?”薛洋见他不说话,刻意压低声音,晓星尘心头一跳,脑子里立刻浮现出这人说话时的样子,眼睛乌亮,灼灼目视对方,如若不熟悉之人,定会以为这是哪家俊秀出挑的少年郎。

“没有的事。”晓星尘冷声否认,手从剑柄上收回来。

自薛洋窥撞他的“记忆”以后,他就这样冷淡相待了,偏偏薛洋不在意,又或者,他就是要让对方随时随刻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他无所谓地笑了笑,突然把手中的降灾掷了出去。

只听“砰”地一声惊响,晓星尘立刻如临大敌一般弹坐而起,声音隐忍压抑,“薛洋。”

能这样心平气和地与仇人同床共枕,对晓星尘而言已实属不易,若不是为了这背后案情,他现在估计早已把薛洋押解到兰陵,当场对峙,陈明真相,使其接受众家的审判。

可这人却不知好歹,三番两次挑衅刺探。

“道长你这一惊一乍做什么?”薛洋翘着腿睡里头,窗外黯淡的夜色把屋子笼亮,晓星尘依稀能辨认他的脸色,薛洋正似笑非笑地望过来,“莫非心里有鬼?”

“……”

“道长,你既然答应带我前来,咱们不妨暂且放下成见,”薛洋又换了副面孔,与记忆中前世那讨乖的样子重合起来,晓星尘一时怔愣,待反应过来,人已经重新躺下,旁边的少年窸窸窣窣蹭到怀里,瘦条的身形压上来,语调绵绵,又隐带一丝威胁道:“只有这样,我跟道长,才好共事啊。”

晓星尘下意识地想伸手掀人,又觉得自己这样撇清太过刻意,索性由他这样趴着,他默了许久,才道:“你安分点,我自然不为难于你。”

薛洋眼珠子转了转,不知有没把这话听进去,只含含糊糊地应了声,两人不再说话,就这样各怀心思地闭眼睡去。

***
翌日,街头突然热闹欢呼起来。

薛洋和晓星尘走在街上,迎面往来的人群皆笑脸相迎,这变化在一夜之间陡转,城还是昨日那座城,这城里的氛围却热闹喜庆起来。

两人沿主街转了一圈,总算明白这气氛从何而来:早晨城墙外张了告示,今年的神女诞照常举办。庑城的百姓听闻,立即奔走相告,开始着手准备诞辰事宜。

神女诞是狄人先祖传承下来的古老仪式,年年此时,无论男女老少都会出门游街,个个着新鲜服饰,头戴五彩花环,腰结五色丝绦,男人持弓箭,骑高头大马,女人则背竹篓,装五谷粗粮,寓意雨顺风调,年年丰收。

游街之后,天子御辇出行,带领朝廷文武百官前往神女坛,焚香馔酒,祭祀迎神,年轻的勇士裸身赤膊,仅着兽皮,面覆傩具击鼓吹号,娇俏的少女则覆面纱,双足系铃,以灵兽为座骥,百姓们载歌载舞,丝竹管弦之声靡绕苍空,三天三夜延耳不绝。

薛洋对这节日颇为好奇,一路走走停停找人打探,他长着张俊俏的脸,只要乐意,好话一箩筐往外说,自然惹人欢喜,不仅探到各种消息八卦,还白白得人家糖果吃。

“神女诞办三天,最后一日才是天子出行,那臭道士既是天师道的人,看模样似乎品阶还不小,依我看,先摸摸他的底,到时把他揪出来,毒打一顿,不行就挑筋剥皮割舌头……”薛洋手里拿剑,吃着一串糖葫芦走在前面,说出的话却如同淬过毒,“看他这次还能往哪逃……”

晓星尘皱眉打断他,沉吟道:“他那日被我伤得不轻,到时不定会出面,”又道:“况且,此事可能涉及朝廷,绝不可轻举妄动。”

他哪能不明白薛洋的意思,这人做事向来干脆利落,能动手绝不开口,万一到时真打起来,十有八.九会累及无辜。

薛洋朝天翻了个白眼,阴阳怪调道:“道长可真是心肠仁善。”

晓星尘对这话不作理会,两人走到街头,突然脚下传来一阵震动,声响隆隆,他们几乎同时回过头去,只见一支队伍从城门外策马奔来,顿时行人四散,人群中有人高喊:“扈达将军回来了!”

一时又有人跟着喝起来,“将军英武!!!将军神威!!!”

“什么玩意?”薛洋嗤一声,阴恻恻地看着那队人马远去,手中正想使个暗招,杀杀那什么将军的威风,却冷不防被晓星尘扣住,对方握着他的腕子,眸眼清透,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坏没使成,还被人察觉抓包,薛洋心里不爽,剩下的糖葫芦咬得跟狗啃一样,他又独自一人晃到前面,留晓星尘在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

两人绕城行走大半日,薛洋终于停下,他站在一间布庄前朝晓星尘遥遥招手,后者慢步上前,就听他喜滋滋地乐道:“道长,我有个主意,你要不要听?”


评论(19)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