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曦澄】王牌讲师06

江澄一下飞机就匆匆忙忙往家里赶。

等回到沁兰苑,已是凌晨三点左右。江澄敲开蓝曦臣的门,气都没喘匀就问:“阿凌呢?”

不知为何,江澄总感觉蓝曦臣看到自己的那一瞬间,神色有些古怪,而且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他没多想,并把产生这种感觉的原因全归咎在自己深夜扰人清梦这一问题上。

于是,江澄礼节性地又添了句,“抱歉,这么晚还打扰到你。”

“……没关系,我还没睡。”蓝曦臣让出条道把人请进来,微微笑道:“阿凌在我房间睡着了。”

“嗯,”江澄总算松了口气,又向蓝曦臣道谢,“今晚太麻烦你了。”

蓝曦臣莞尔,“这话你已经说过了,而且,”他顿了顿,眼底溢满叫人缱绻沉溺的温柔,“就像你之前说的,都是邻居,不必讲究这套。”

江澄被噎,也不好再说道谢之类的话,便顺着他的话说道:“那就不跟你客气了,”他走进来,又回过头问:“你房间在哪?”

蓝曦臣把人领到自己的卧房,金凌这会儿好好地睡着,两只白嫩的小手露在外面,交握成拳头的形状,唇瓣微微翕动,不知在说着什么梦话,嘴边偶尔还会冒出一点小泡泡。

江澄彻底放下心来,余光打探蓝曦臣的卧房,只觉得装潢布置如他这个人一般,格调清雅又不失温馨,摆设简单大气,既有职场练就的实用主义风格,又能让人从细节处感受到这个单身男人独特的眼光和品味。

江澄弯腰小心地把外甥抱起来,出于礼貌,还是关切地和蓝曦臣说了句,“你早点休息。”

等他走到门口,蓝曦臣却轻轻叫住他。

“怎么?”江澄抱着人,金凌的脑袋趴在他肩上,像只餍足打盹的奶猫。

蓝曦臣觉得这事说出来有些难为情,可又实在想亲耳听到答案,心里一番挣扎计较,蓝曦臣攥紧手指,垂着眼睫低声问道:“阿澄,你、是不是和金凌说过我……我、笨,类似这样的话?”

他的声音放得很低很低,看样子似乎是十分受挫。

可不是十分受挫?蓝曦臣从小受家族规矩约束,由身为大学校长的叔父带在身边亲为教导,各方面皆严格要求,不说尽善尽美,至少在年轻一辈中,是无可挑剔、出类拔萃的佼佼者,何时有被人背后说过类似这种话的时候?

不是生气,只是心里太不可思议,甚至隐隐地,感觉自己像是被老师抓包教训的调皮学生,心里怀有一点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判定的结果。

“……咳!”江澄的眼睛瞪得老大,脚下一偏,差点把亲外甥给颠到地上去,下意识就脱口反驳,“我几时说过这话!”

话音刚落,江澄就发现自己可耻地打脸了。

因为就在前两日,他似乎确实说过类似的话,那天江澄刚从父母那边把金凌接来,还顺便被塞了几个保鲜盒分装好的饭菜,他喝了几口江母亲酿的补酒,让在厨房做菜的阿姨多做一份,到时可以给隔壁的蓝曦臣留些送过去。

阿姨好奇,就多嘴问了句,“给隔壁那位蓝先生?”

江澄当时在客厅陪金凌看动画片,三两杯补酒下肚,大概是兴致高,便对着厨房回她,“是啊,就隔壁那个,人傻钱多,出个门都找不着东南西北,我不管他,谁会好心给他留饭?”

当时金凌就坐在旁边,小孩子最爱有样学样,今晚讲给蓝曦臣听,其实本身并无嘲讽恶意,可却不知道,他把自己的舅舅陷于尴尬之地了。

“……那个,我……”

江澄面上浮现一闪而逝的尴尬,始作俑者在他肩头睡得正香,甚至有哈喇子从嘴角流出来,慢慢浸湿他的肩头,江澄咬咬牙,“我原话不是这个。”

其实当时只是顺口开个玩笑,不过意思似乎也差不多。

他想到这,嘴角不受控制地微微挑起,有点想笑,但出于礼貌却生生忍了下来。

江澄神色古怪,干巴巴地安慰人,“你别多想,我不是那个意思。”

蓝曦臣扯出一抹笑,心里一块石头轰然落地,“时候不早,阿澄回去早点休息。”

他走前来亲自替江澄开门,后者却以为他还在恼火,便在此时腾出手拉住他,“真不是那意思,你、挺好的。”

“……谢谢,”蓝曦臣并没有生气或颓丧,心里反而因为这笨拙又直白的安慰微微欢跃起来。

江澄轻咳一声,撤开手,淡淡道:“那,我先回去了。”

“嗯,”蓝曦臣将人送到门口,等江澄开门进去,才关上自己这边的门。

他的掌心微微摊开,里头沁着一层薄薄的汗。

明显是方才紧张地湿了。

评论(2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