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晓薛】山逢03

晓星尘感觉自己做过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他年少出山,与白雪观的宋岚一见如故,引为知己,两人云游夜猎,一同扶道济世。


后来遇上栎阳常氏全家灭口惨案,所有证据直指薛洋,自己横跨三省追捕,最终把人带回金鳞台,判下‘终身不释’的罪罚。


谁知才过不久,薛洋不知怎么跑出来,作为对自己的报复,屠戮白雪观,并挖了宋岚一双眼睛,又逼得常萍改翻口供,他为赎罪,带宋岚回山,求师尊抱山散人帮忙换眼。


此后,他也曾尝试下山寻找薛洋,未果,便依旧秉承本心,斩杀邪祟,漫无目的地四处夜猎。


而后偶遇小姑娘阿箐,两人结伴而行,在义城外却遇上身负重伤的薛洋,此时自己双眼已盲,阿箐又不是仙门中人,自然不可能认得出他,把薛洋救活后,三人在义城很是平静地相处了几年,直到宋岚寻来,薛洋把人击杀,自己从阿箐口中得知真相,才知道过去几年真心错付,误把敌人当好友,甚至滥杀许多无辜,一时承受不住,拔剑自刎,以求谢罪……


这一切看似不可思议,可晓星尘内心的悸痛却是真实无疑,每每午夜梦回时被魇出一身冷汗,那种强烈的感情反复冲荡着他每一条神经,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曾经切切实实地发生过。


不是恶梦,也不是什么被害臆想,自从他那日受伤醒来后,身边每时每刻发生的事情,都活生生地回荡在脑海,与那段鲜血淋漓的记忆完全吻合。


直觉告诉晓星尘,如果他束手旁观,这些事情就会像被人事先安排规划地那样,一件一件地发生在他眼前,直到他在那间破败悲凉的小屋子里自刎死去。


*****

坐在树上的人恍若未觉,晓星尘一字一顿地重复道:“下来。”


他的语气不容置疑,隐有震怒,薛洋最不吃这套,一听眉毛立刻挑起来,“你管我?”


他话刚说完,就感觉脚踝一紧,垂眼一看,竟是被晓星尘的拂尘缠上,那尾羽柔顺紧韧,后者手上收力,薛洋重心不稳,整个人摇摇晃晃,差点从树上跌下来。


“……臭道士!”薛洋口中怒骂,手掌勉强撑住糙皮树干,有些不可置信地朝下面瞪眼,“你敢动我?!”


“我动你不得?”


晓星尘似乎和他杠上,雪白的拂尘一扫,倾注内身灵力,直把那截脚踝扫出圈红痕来,薛洋一个不稳,直直跌入树下晓星尘的怀中。


他正想蓄力动作,却感觉腰身被袭,整个人浑身无力,脊背贴靠着晓星尘起起伏伏的胸膛,连腰都直不起来。


“晓星尘!!!”


薛洋的眼底,已然动了杀机。


晓星尘却仿若未觉,他勒住缰绳,调转马头往广场的方向走,这一路上薛洋骂骂咧咧,奈何动作不得,只能更气急败坏地叫骂,什么市井之词、污言秽语不绝于口,十分下流,惹得沿途修士侧目纷纷,皆停下马来驻足观看。


这两人都是极轻的年纪,晓星尘年少成名,清煦如玉,款款温柔,然而此时却薄唇微抿,略显青涩的面容中隐隐透露出一股历经岁月风霜的沉稳。


反观薛洋,同样是年少有名,自夔州发迹时便已恶名昭著,年纪轻轻便当上兰陵金氏的客卿,不得不说他能力过人,很有几分本事,然此时整个被人禁锢,动弹不得,嘴皮子功夫耍得溜,却终究无法摆脱眼下局面。


“……你他妈快给老子松开!”一身精美明秀的金星雪浪袍衬得他身段高挑,玉带束腰,云靴裹足,他本就生得一副好皮囊,这么一穿,更显得风流倜傥,眉目传神,好一派春风拂柳、恣意轻狂之态。

然而众人打破脑袋也想不透,这两人一个是言行端方、秉持正道的谦谦君子,一个是坏事做尽、臭名昭著的恶霸流氓,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到底是怎么同乘一骑、混到一起的?

薛洋骂了一路,口干舌燥不说,身后的人竟半点要理他的意思都没有,他一向心高气傲,贯彻了雇主金家财大气粗的矜气,轻易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此时踢到晓星尘这块油盐不进的铁板,内心杀意涌起的时候,不免沾带点莫名的好奇,他自问除当日兰陵街头一遇后,便没和这种自诩清高、目下无尘的臭道士打过交道。

那么,这人究竟是怎么盯上他的?


晓星尘之名,他之前只从金光瑶口中得知一二,后者那日在街头的奉劝他还记得,宁得罪小人也不要招惹这种君子。

没想到他安安分分,君子却不知死活跑来招惹他。


薛洋唯一想到便是晓星尘可能听到什么风声,难不成是城郊的练尸场暴露了?


不,不可能,那地方隐秘至极,而且只有他和金光瑶还有几个心腹知道,晓星尘决计没可能知道。


仔细分析完这些,他心下略定,嘴里却仍是不罢不休,大有种要把晓星尘祖上十八代先人都问候一遍的意思。


而后者恍若未闻,只驱马带着人往广场走,对沿途扫来疑惑抑是八卦的目光也不予回应,就像一股沉潭千年的死水,无论如何,都激不起半点波澜。


薛洋骂得连自己都感觉没意思,知道晓星尘不会轻易上当,再者这样被人箍着实在太掉价,他还不想让今日到场的修士都口耳相传,索性就闭嘴不骂了。


他腰身乏力,此时懒懒地倚在晓星尘身上,走到一条林荫大道时,恰好遇到金光瑶一行人。


他自然是规规矩矩地领着金家的修士,看到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小流氓此时竟与晓星尘共乘一骑,而且言行举止似乎颇为亲密,金光瑶眉心狠狠一跳,整个人很是震撼了一下。

然而还没等他问什么,薛洋就朝他龇出两颗罪恶的小虎牙,然后,他以一个极其艰难且扭曲的姿势转过身去,在晓星尘清冷绝尘的脸颊侧,“啵”地亲了一口。


众人目瞪口呆,而事主晓星尘的脸,当场就黑了。

评论(42)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