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忘羡】尖芒11

    周日下午,魏无羡破天荒地提早到校。

    正门的警卫依旧拿着手机探测仪站在校门口例行检测,魏无羡书包里塞的都是零食,这时不得不打开拉链给人查看,他手脚利落,嘴上也不消停,“教官,你看全都是吃的,我好学生来着,怎么可能乱带手机!”

   警卫一声不吭,拉开他的书包把里头的东西都胡乱搅翻个遍,直到魏无羡从最底掏出几瓶罐装的旺仔牛奶,才让开身子给他放行。

    魏无羡背着包直接去教室,这个时候校园里人影稀疏,大多同学都会选择先回宿舍一趟,把从家里带过来或外面买的零食水果放好,他一人走着安安静静的楼道,从十三班的长廊那边绕过来时,突然就想到一个人。

    明明昨天才告白互通心意见过面,魏无羡咂咂嘴,这才一天不到,却真是应了那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魏无羡性子活泼,成绩优异,人长得又高又帅,还很会打篮球,这样阳光开朗的男生走到哪都吃香,从小学开始就陆陆续续收到告白的情书,真要摞起来,估计都可以塞满整个抽屉。

    他为人爽快,大大咧咧,随意的时候可以很随意,可有时也足够较真,在感情这件事上毫不含糊,也从不耽误,只是处理时多以玩笑口吻,从不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是以哪怕鼓起勇气前来表白的女生遭拒,也很少有说会觉得尴尬透顶,从此老死不相往来的,大部分都能维持以前的状态,再次见面还能像往常那样开玩笑打招呼。

   以前遇到的不是没有成绩优秀、才华横溢的,也不乏清纯漂亮、娇小可爱的,只是,都不适合,所以不愿将就。

    不愿抛出自己的一腔热忱,去赴一场轰轰烈烈的青春热恋。

    而现在么?

    魏无羡想起蓝湛那张清俊冷淡的脸,要是被江澄知道了,指不定要冷嘲热讽地奉上一句:“铁树开花”。

   他这么想着,心情不觉大好,抬脚正要跨进教室,却瞥到走廊那头手揽书本走得端正笔直的人影。

    “蓝湛!”

    “现在是周日下午十七点三十分,下面给大家带来这首……”校园广播准时响起,播音员甜美的声音混在徐徐渐放的音乐中,魏无羡第一次觉得这种校园小清新恋爱风格的BGM来得这么及时。

    蓝湛也看到了魏无羡,隔着一条长廊,都能感受到那人热情洋溢的灿烂笑容。

    “你、怎么也这么早?”魏无羡抓抓头发,把蓝湛全身上下打量个遍,只觉得他今天的校服尤其干净,简直纤尘不染,像是刚从生活部那里领来的一样。

    “……我一直这个点来。”蓝湛显然也有些不自然,五根手指几乎都要嵌进书本缝隙里。

   两人站在走廊外,魏无羡取下书包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把里面一大份零食拿出来塞给蓝湛,难得有些不好意思,“这个给你。”

     后者有些惊诧,魏无羡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每个星期都要买零食带来学校吃,虽然知道蓝湛估计不怎么喜欢吃这些,但刚在商场转悠的时候,还是下意识地把所有东西都拿了两份。

     走廊风大,他穿得少,校服外套里面只套了件背心,这会儿便低头把外套拉链直接拉到顶。

     蓝湛垂眸看了眼商场塑料袋里各种包装的零嘴小吃,又抬起头道:“……谢谢。”

    “哦,还有这个!”魏无羡把从校门口捂到教室的两罐旺仔牛奶也塞给他,然后利索地拉好书包拉链,说了句“我先进教室了”,就脚下抹油地溜进去了。

   蓝湛愣了愣,想起自己书包里还卧着两条从家里带过来的、带着淡淡玉兰香的手帕纸。

    还有……

    “蓝湛!”魏无羡又走出来,手里像模像样地拿了套数学模拟卷,像往常那样叼着笔头,人往栏杆一靠,长腿往教室墙壁一横,刚好挡住蓝湛的去路。

      他的拉链不知什么时候被扯下去,从蓝湛这个角度,恰好可以看到里面修长的脖颈和白皙的锁骨,魏无羡身形单薄,校服外套显得有些松垮,看起来没个正经,他偏着头笑,“留下买路财!”

     “……”蓝湛定在那里,向来崭新平整的书角平白多了几条显眼的折痕,四下无人,他三两步走过去,抬手扣住魏无羡的手腕,平静着神色问他,“要什么?”

   “……咳,”魏无羡本以为人家会闹个大红脸,没想到蓝湛还敢过来抓他,他本就胆大,怔了下便故态复萌,凑到蓝湛耳边低声轻笑,“要你啊。”

    两人离得太近,蓝湛把这句话听得清清楚楚,本来不明显的绯红耳垂迅速红烫起来,白皙的脸颊也染上一抹薄热的红晕,他没再说什么“无聊、不知羞”的常话,只是五指收紧,让魏无羡有种自己手腕要被掐断的错觉。

    “……哎哟我手要断了,二哥哥~”

     蓝湛猛地松开他,看到魏无羡手上那圈淡淡的红痕,怔忪片刻,又小心翼翼地捏起他的指尖,用指腹轻轻地在上面摩挲。

    魏无羡听到他很低地说了句,“对不起。”

    “我就是想你帮我看几道数学题而已,”魏无羡不长记性,歪着身子蹭蹭他,“你想哪去了啊?”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更显得尾音喑哑吊起,蓝湛稍稍退开,脸上简直不能再红。

   “好好好,”眼看他羞得转身要走,魏无羡赶紧伸手拉住他,“我不逗你了,你快去把书包放了,出来跟我讨论一下呗。”

    蓝湛瞥了眼他开低的领口,依稀可以看到里头一角黑色贴身的背心,他微微蹙眉,“这里风大。”

   “那去你教室?”被他这么一说,魏无羡也突然感觉有点冷。

    “嗯。”

   十三班的教室没几个人,都是魏无羡认识的,大家相互打个招呼,又都各自埋头做自己的事。

    蓝湛的位置在中间第四排靠边,魏无羡坐到他里面去,一本正经地摊开模拟卷的压轴题,转着笔头便跟他讨论起来。

   “这里换个思路……”

    “嗯?我看看……”魏无羡把脸凑前去,右手抓着笔飞快地在草稿上演算起来。

    蓝湛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然后慢慢地把视线移到自己腰侧——魏无羡的左手心安理得地把他的校服衣兜撑起来,手指还不安分地在他腰间捏了一把。

    “……手别乱动。”蓝湛压低声音,若无其事地从抽屉里拿出崭新的作业本给他画。

    “嗯?心动怎么样?”魏无羡没头没脑地说了句,他的手指伸直,顺着衣兜设计的形状,可以直接贴到蓝湛的肚子。

  “里面还穿了一件?”魏无羡偏头看他。

   蓝湛没说话,慢条斯理地拧开保温瓶的盖子,薄红的唇瓣抵着不锈钢瓶口,精细秀致、不滴不漏地抿了一口里面的温茶。

   魏无羡眼巴巴地看着,“我也想喝。”

   “凉茶你要?”蓝湛有些讶异,但还是把瓶子递给他。

    “哦,”魏无羡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蓝湛的肚子,“不要了。”

     就在蓝湛要拧瓶盖时,他突然又伸手把保温瓶拿过去,贴着蓝湛喝过的地方,眉眼微弯,“不过你喝过的,我就勉为其难喝一口。”
  
      
     
    
    
     

评论(7)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