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忘羡】尖芒10

   蓝湛微微后退一步,瞳孔骤缩,蓦地睁大了眼睛。

   他喜欢自己吗?

    魏无羡心里也不确定,也许是方才他的眼神太过忱切,造就自己一时头昏脑胀的错觉,又或是他今晚本来就不太清醒,只喝了几口啤酒便开始说胡话,甚至开始想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他摇摇头,同时朝蓝湛摆摆手,“哈哈,那个,你别放在心上……”

    我喝多了,估计。

    魏无羡有些难受地想着,他虽然不知道为何此时心里会涌起一种状似心塞的酸涩感,可脚下却已经很配合地跟着踉跄了一下。

    那是一种喝过酒后的、少年拙劣伪装出来的稚嫩醉态。

    蓝湛却在此时拉住他。

   他清秀的眉紧紧拧蹙在一起,看起来似乎很是矛盾,身体微侧,窘迫地做出随时可以逃离的姿势,人却像站桩那般岿然不动,他的声音非常、非常地轻,夹着一点难以言喻的小心翼翼。

   “别走。”他说。

   魏无羡只觉得心跳都轻了几分。

   随之而来的,是心里悬疑落地的欣喜,他整个人都鲜活起来,唇角抿起的弧度压也压不下去,魏无羡挑唇问道:“还有事么?”

   “你、不许走。”蓝湛低声重复道,他的手大力收紧,脚下踟蹰,眼神也有些闪躲,可又似乎异常坚定,清浅透彻的眸子里,藏着叫人心疼的难过情绪。

    旁边的路灯给他的侧脸镀上一层柔和浅淡的光晕,魏无羡发现两人的影子部分重合,看起来像是一对相互拥抱偎依的恋人。

   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愉悦到,魏无羡故意使激将法逗蓝湛。

   “我要回去……”

   “我喜欢你。”

    魏无羡那句“睡觉了”卡在喉咙半上不下,眼睛难以置信地睁大,“你……”

   “你不是问么?我喜欢你。”蓝湛垂下眼睫,“所以,别走。”

   他的手有些发凉,如他给人的感觉,冷冰冰的,淡漠地没什么温度,魏无羡收力握紧他,他把人拉到旁边灯光昏暗的角落,恰好避开小区门口保安的视线。

   “蓝湛,我好像也喜欢你。”魏无羡说着又赶紧自我否定道:“哎呀什么好像,我就是喜欢你!”

   他说完,还颇为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嘴里嘀咕道:“谁叫你这么好来着?”

   蓝湛仿佛整个人都怔成一座精雕细琢的玉像。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感觉到的,刚才就、有一瞬间特别想知道你的想法……”魏无羡直直地盯着蓝湛,嘴里语无伦次,却还在絮絮叨叨,“你真的很好,不是对别人的那种好,我、我能感觉出来,就是心里一直不大确定,其实在宿舍的时候我就有点想问了,怕你又说我无聊……”

    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蓝湛却在此时把人拉进怀里,他的手臂箍得很紧,低哑的声线隐隐颤抖,“别说了,不无聊。”

    魏无羡伸手环住他的腰,两人一般高,此时脸颊贴着脸颊,胸膛挤着胸膛,彼此心跳紊乱,暗恋的人迟钝地剖白表明心迹,世上再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事了。

     两人就这样站着抱了许久,温热的鼻息扫过对方的脸颊和耳侧,魏无羡甚至感受到,在他松开时的那一刹,有什么柔软微润的东西蹭过自己的耳垂,很轻地一下,仿佛夜间降下的白毛细雪。

     “蓝湛,你刚是不是……”魏无羡从不知脸皮为何物,除却方才一点泄露情绪的紧张,他现在整个人都坦荡无比,看着眼前微微抿唇神色羞赧的蓝湛,眼底更添一丝戏谑,他突然凑近前去,在蓝湛耳边吹一口气,嘴唇碰到蓝湛冰凉敏感的耳垂,喑哑蛊惑的声音贴着心跳想起,魏无羡明知故问道:“偷亲我了啊?”

    他说完便退回一步站好,毫无意外撞上蓝湛深不见底的瞳眸,那人好像有些羞恼,白皙的脸色被灯光染得跟瓷釉那般光滑细腻,上面覆起氤热的红晕,他别开头,语气生硬又委屈,“没有!”

      “……”魏无羡怎么也不会想到,蓝湛竟然有如此幼稚可爱的一面,他忍不住想捧腹大笑,可抬眼看到人家线条完美的侧脸轮廓,不知怎么又笑不出来了。

    “好好好,没有就没有,”魏无羡拉着蓝湛的衣角,手欠地把它一团揉皱,又摊开细细展平,“我偷亲你,好不好?”

   他说着又倾身凑前,嘴唇印上蓝湛瓷白的侧脸,然后响亮地打了个“啵”。

     蓝湛的脸更红了。

     他微微瞪着魏无羡说不出话来,绷着直线的唇缝边儿却浑然不觉地翘起,魏无羡忍笑忍得辛苦,便伸手勾住蓝湛的脖子,背着不远处的保安与他暧昧调情,“这叫什么?啧啧,得了便宜还卖乖儿……”

     原来蓝湛是这么个假不正经的人,魏无羡心情大好,压低声音“蓝湛、二哥哥”地乱叫,后者忍无可忍,只能抬手捂住他那张一刻不停的嘴。

     两人额头相抵,眼睛瞳仁里只倒映着彼此的身影,嘴巴被人捂着,魏无羡眨眨眼,然后伸出舌尖,小小地在蓝湛手心刮蹭一下。

    “二哥哥?”声音像是焖在锅里的虾,低低地带了点情色意味。

    蓝湛立刻火燎那般把手缩回去,连清浅的呼吸都重了几分。

    魏无羡本想再逗弄他,却在此时不合时宜地打起呵欠,浓重的睡意开始渐渐袭来。

    “回去早点休息。”蓝湛见他这样,眉心不自觉地笼起。

   “嗯。”魏无羡应了声,却站在原地,眼睛饶有意味地盯着他看,似在等待着什么。

     然后,一个很轻、很轻的吻落在他额头,蓝湛微微退开,“晚安。”
     

评论(1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