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忘羡】尖芒09

   “蓝湛?”魏无羡拿手在他面前微微摆晃。

    后者仍坐得笔直,除了闭着眼睛,跟平时看起来没什么两样。

    “他怎么了?”对面的男生也发现蓝湛的异状,手上抓着的鸡腿都忘了往嘴里塞。

    总不会是醉了吧?魏无羡小心地推了推蓝湛,见他差点要倒下去,又连忙把人扶回来。

      “……没事没事,”魏无羡面上佯装镇定,心里却有点打鼓,他只让蓝湛喝了一口啤酒,没想到竟然就把人家给灌醉了。

    “……哈哈……大家接着玩,我送他回宿舍躺会儿。”魏无羡略一思忖,心里便有了计较。

     “你一个人可以吗?要不我跟你一起吧?”协会里有人喝醉了,事关重大,会长自然不能临阵脱逃,摆脱责任。

    魏无羡已经把蓝湛搀了起来,好在他虽然闭着眼,但似乎还有点知觉,只是安静地蹙着眉,头微微地靠在魏无羡肩上。

     “叫你灌他!玩大了吧!”江澄毫不意外地冷眼嘲讽,眼睛却一直觑着楼梯口,生怕饭堂老板或阿姨从那里出现。

     魏无羡挑眉笑笑,推拒了会长的帮忙,“没事没事,我一个人就行,几步路的功夫。”

    男生宿舍就在饭堂隔壁,下楼再走十几步就到,几人也没再坚持,笑着打趣蓝湛几乎全能的一个人,没想到在喝酒这事上,原来是不折不扣的一杯倒。

    魏无羡第一次见蓝湛醉酒,那双略为清冷的眸子微微闭着,长长的睫羽垂盖下来,仿佛两把漂亮的弧形小刷子,他的肤质本就偏白细腻,此时更显得两片软软的唇瓣晶莹润泽,他靠着魏无羡的肩膀,带着淡淡酒气的气息温热地自然而然喷洒在他的颈子上,不知为何,魏无羡突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热。

     “蓝湛,你可害苦我了啊。”魏无羡扶着蓝湛下楼,笑着在他耳边轻吹口气,两人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近乎高大的少年人骨架,从背后看起来就像是相互偎依的情侣,魏无羡的手亲昵搭在蓝湛腰侧,没想到斯斯文文的一个人,扶起来还挺沉。

   好在宿舍楼不远,躲过一楼柜台的老板和门口的保安,魏无羡总算扶着蓝湛回到宿舍。

    一中的学生成分混杂,大部分是从各个县城考上来的,当然也不乏本地生,学校平时都是周末放假,这周对学生们来说算是难得的小假期,是以很多同学都选择回家,这个时候宿舍楼空空荡荡,一条长廊望过去,根本没几个人影。

    “蓝湛,”魏无羡愣愣地站在闭合的宿舍门口,“你有没你们宿舍钥匙啊?”没等到蓝湛的回答,他自己先否认了,估计蓝湛宿舍的人都回家了,要么这时候都还在外面晃荡,他本来就是从家里过来打比赛,怎么可能还随身带着钥匙?

    “去我宿舍怎么样?”魏无羡扶着人走到自己宿舍门口,抬手摸到门上面放的备用钥匙,自问自答,笑得眉眼弯弯,“你不愿意也没办法了。”

   他开了门,把蓝湛扶到自己床上,细心地拿帮他把鞋给脱了,才咕哝道:“醒来后要好好谢我啊。”

    蓝湛的睡相很好,安安静静,躺得笔直,魏无羡越看越觉得有趣,想起自己平时卷鱿鱼般的睡姿,两相对比,更是忍俊不禁,他抬手轻轻地揉了揉蓝湛的头发,“蓝湛,你怎么睡觉都这么正直啊哈哈哈哈……”

     蓝湛却在这时睁开了眼睛。

     “……”魏无羡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的手还不尴不尬地揉着人家的头发,魏无羡反应过来,赶紧触电般地把手撤了。

    两人对视,蓝湛的眼睛很亮,眼底不知涌动蛰藏着什么情绪,看起来深邃难测,他就这么静静地盯着人看,魏无羡躲不开,脸上的笑意都僵了,他摸摸鼻子,“你醒啦?”

   “嗯。”蓝湛很轻地应了一声。

   “……那什么,要喝水吗?”魏无羡如坐毡针,被蓝湛这么看着,更是莫名心虚,他甚至想站起来拔腿就跑。

    蓝湛却在这时伸手拉住他,然而他很快又放开了,快得让魏无羡觉得刚才手上微凉的触感仿佛只是错觉。

    “你先躺着,我去给你倒杯水。”魏无羡觉得自己肯定很怂,不知为什么,平时想逗弄蓝湛的心思都在此时熄火,他甚至不怎么敢回过头去看人家。

    他在柜子里翻弄半天,最后硬着头皮拿着自己的杯子过来,脸上少见地有些难为情,“蓝湛,我……”

    “不介意。”蓝湛似乎知道魏无羡想说什么,自己先开口打断了他。

    “那我去洗一下。”魏无羡松一口气,嘴角的笑意漾开,拿着平时喝水的玻璃杯到阳台冲洗好,去外面走廊接了半杯饮水机的热水,又兑半杯凉的,才把杯子递给他。

    蓝湛坐起来喝水,魏无羡站在床边,挡住外面透进来的大半光线,他一直盯着人家滚动的喉结看,冷不防后者抬头,两人视线交错,又若无其事地移开。

   “还要吗?”

    蓝湛摇了摇头,轻声道了句谢。

   “你要是觉得晕,就再躺一下吧。”魏无羡摆摆手,为避免尴尬,他在旁边掏出手机便玩起游戏来。

    蓝湛也没推托,他躺平闭上眼睛,周围萦绕的都是魏无羡的味道,他的枕头,他的被子,他贴在墙头的便签纸,甚至,他还在自己旁边玩游戏,以前两人同宿舍,他都没离他那么近过,这一切都很新奇,蓝湛偷偷睁开一条眼缝,那个人懒散地靠在床头,他的肩背有些单薄,甚至可以看见脊骨突起的线条和形状,还有因侧身动作而露出的一截细白腰线。

   蓝湛的呼吸猛地一窒,好歹强迫着自己偏过头去,三番两次,却又忍不住转过头来。

    魏无羡玩了几盘游戏,外头太阳已经下山,宿舍内的光线渐渐地开始昏暗起来。他揉了揉发酸的脖子,回头见蓝湛睡着了,也就不客气地在他旁边躺下,只是没脱鞋,半个身子吊在外面。

     蓝湛微微抿唇,不动声色地把身子往里移一些,想出声叫魏无羡过来一点,好让他睡得不那么难受,然而不知是不是怕被拒绝,他踟蹰半晌,都没有开口说话。

     魏无羡不知是不是累坏了,没一会儿就睡沉过去,甚至还轻微地打起呼噜,手脚也不规矩,右手“啪”地一下就砸在蓝湛胸口,睡梦中竟然能轻车熟路把鞋和袜子蹭掉,然后整个人像春卷一样开始卷被子。

     蓝湛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脸,又瞥了眼放在他腰侧的手,心跳早就不受控制地紊乱了,这会儿只能强忍着心底涌动的情绪,小心翼翼地把人从自己身上剥离出来。
   他一动,魏无羡就醒了。

   “你醒了?”

    两人异口同声,魏无羡噗嗤笑开,隔得那样近,借着窗口一点光线,蓝湛一眼不眨地盯着那双乌亮的眼睛。
      宿舍内很静,那人眉眼微弯,俊脸英秀,唇角还挂着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慵懒笑意。

    这一切仿佛汲待已久,蓝湛的心跳蓦地漏了一拍。

   “我的床睡得舒服么?”

    魏无羡这话刚说完,蓝湛就猛地弹坐起来,他好像有点不安,脸色泛白,耳垂处却隐隐透出红晕。

   “你回家吗?”蓝湛听见自己这样问。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了,外面走廊亮起光管灯,魏无羡抓抓头发,“当然回!”他又凑到蓝湛身边,拿肩蹭他的肩,笑得有些暧昧,“你要送我吗?”

    蓝湛微微垂下眼睫,不说话了。

    玩过火了?魏无羡心里有点忐忑,他低下头去看他,“蓝湛?”

    蓝湛坐到床边穿好鞋袜,又到阳台洗完手,脸上似乎带了点腼腆,“我送你。”

     两人踏着昏黑的夜色出了校门,心照不宣地沿着马路边走,蓝湛走在外侧,偶尔偏头和魏无羡聊上几句,更多的是听他跟着商铺传来的流行音乐哼歌,这一路很静,也很喧闹,路灯光影斑驳,人群行色从容,从窄窄的人行道与旁人擦肩而过时,蓝湛突然伸手握住了魏无羡的手腕。

    等人全部走过,他才松手放开。

    蓝湛稍稍侧身走在前面,过了会儿轻声解释道:“人太多了。”

    魏无羡难得没有接腔,他垂下眼,可以直接看到自己的脚尖,他几乎可以确定,刚刚心跳得比脚下的步子还要快。

    这段路走了四十来分钟,蓝湛把魏无羡送到小区楼下,两个人对着站了会儿,魏无羡开口邀请他上去坐坐,毫无意外被婉拒了。

    “蓝湛,”魏无羡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突然又转过身来,没头没脑地叫了一句。

     “嗯?”蓝湛还孤单单地站在昏黄的路灯下。

    “……没什么,”魏无羡笑笑,有点不好意思,“就是想叫叫你。”

    他迟迟没有进去,夜里的风吹过来,衣着单薄的两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魏无羡的醉意姗姗来迟,他只是觉得脑子一热,脚下竟然不听话地朝蓝湛走过去。

    魏无羡深吸了口气,问出了自己心里一直模模糊糊又似乎水落石出的问题,“你、喜欢我吗?”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