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忘羡】尖芒08

    三四节比赛的时候体育生的体力终于发挥了压倒性的优势,场上人人大汗淋漓,咬起下唇喘着粗气在两边来回跑,看球的学生热情却更盛,呐喊助威的热浪一潮盖过一潮。

     魏无羡和蓝湛两人除了中途交替着换下去短暂休息外,几乎都跑全场,江澄在第二节比赛时膝盖受伤,实在没办法再撑下去,这时便神色淡淡地坐在地板上看球。

    “蓝湛!”魏无羡一扬手,被对方两人夹攻的蓝湛立刻配合地把球传给他,魏无羡运着球侧身隔开防守的人,手腕翻推,又把球传给其他队友。

   场上的比赛进入白热化,场边气氛也达到沸腾的巅峰,记录台的人手忙脚乱,一边专注看球,一边还要注意裁判的手势动作,这种较为正规重视的比赛,做起技术统计来也显得格外吃力。

   “看这!”魏无羡的队友阻开防守招呼一声。

    对方球员牛高马大,这时突然侧身挤开魏无羡,想干脆来个抢断,奈何用力过猛,后者差点被他掀飞出去,好在反应迅捷才堪堪站住脚,旁边却有人再掺一脚,推搡之下魏无羡跌摔落地,裁判的哨声立刻响了全场。

     “……没事吧?”蓝湛赶过来拉他一把,眉间笼起担忧,又淡淡地看了一眼身边立刻举手以示清白无辜的体育生。

    裁判还是吹了打手犯规,魏无羡罚球,他心神静气地站在两分线外,手心贴着篮球往地上拍几下,这才动作标准地轻踮脚尖,靠着手腕的力道把篮球翻跃出去,只听“哐当”一声脆响,篮球毫无疑问地进了筐。

     二罚皆中,场边一阵欢呼。

     魏无羡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丝毫不为所动地捏了捏胸口的衣服,等空气里渗着的风顺着领口灌进去,才抬脚跟着跑体育生的主场。

    时间在计时器里悄悄过滤,末节的时候两方都已差不多精疲力竭,场边四周都挤着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不分年级不论男女,朋友同学间勾着头笑眯眯地边看球边说话,偶尔打听一下那个运起球来跟风一样的穿黑色球服的帅哥是学长还是学弟,有时又在争执那个看着冷冰冰三分球却几乎百发百中的投篮高手,不少人对体育生高大健硕的身材顶礼膜拜,也有学生蹭到记录台后面,探着头偷看她们做的技术统计。

      “好球!”

      “篮协~加油!”

     “一班~加油!一班,加油!”

     “回防回防!”

     场边的呐喊高低错落,起伏有致的声音盖过钟楼入暮的钟声,魏无羡弹跳跃起抢了篮板,他把球传给队友,冲出对方防守圈,篮球兜兜转转,又重新回到他手上,他运起球来如踏焚风,整个人都携带一股狂傲凌厉的气场,看球的学生被这汹汹气势所笼罩,眼里哪容得下其他人的身影,两颗眼珠子恨不能黏在魏无羡身上,跟着他和篮球冲回他的主场去。

    起跳,踮脚,翻腕,上篮,这是他一贯的特色,一气呵成,动作行云流水。

    仿佛训练过千百遍,经此一战,估计整个学校都会知道,篮协有个叫魏无羡的男生精于快攻。

     然而,他却做出所有人意料不及的动作,仍是起跳,不过这次却是高高跃起,直到那只修长劲韧的左手抓到篮筐,而贴合着右手的篮球以猛冲而下的姿势被灌进去,场边才从死一般的静滞中,逐渐泄露出一点稀疏愕然的掌声,继而是如雷贯耳的尖叫喝彩,最后连成一片,掺着傍晚霓霞薄雾里的夕光,澎湃着向四周汹涌散开。

    “……好球!”仿佛空气中有什么介质阻挡,连震耳欲聋的声波都慢了节拍。

   “他,他竟然真的扣篮诶!”

   “你有没拍到?快拿给我看看!”

   “魏无羡好样的!”

      ……

    连不顾形象坐在地板上的江澄,都高兴地差点磕碰到自己刚抹完红药水的膝盖。

    因为这利落的扣篮,一班的得分王总算多看了魏无羡一眼,并且不吝赞道:“我听会长提过你们,确实不错。”

    他说着的时候,眼睛甚至还有意无意地扫了正好看这边的蓝湛一眼,魏无羡挑挑眉,“过奖了。”

  比赛还在继续,没有谁预料到在第一节就落下大比分的篮协竟然会逐渐反超,在最后结束时和体育生打成平手,甚至还因此多打了五分钟的加时赛。

    虽然最终以体育生拉开五分结束比赛,但篮协此次的确发挥超长,兼之这是高三届打的最后一场校际赛,结束后所有成员便集合到学校饭堂二楼聚餐庆祝。

    魏无羡到卫生间换了件简单的黑T,又打开水龙头几乎把整个脸都洗搓个遍,他的皮肤白皙干净,却又不至于像蓝湛那种,冰雕玉琢,泠泠如霜雪,而此时不管是脸还是头发都沾着水珠,配上那张常年带笑的脸,一出来竟晃得人乱了心神。

    协会里几个当记录员的女生都悄悄红了脸,魏无羡没注意,走到早已换上规矩校服的蓝湛身边,没事人一样笑着打趣,“蓝湛,你动作怎么这么快呀?”

    顾虑到外头有女生在,魏无羡才跑到卫生间去换衣服,当时只有他和蓝湛,魏无羡没多想,当着他的面掀起下摆连这么脱了,没想到蓝湛竟像个女孩子似的,猛地背过身去,还说他“不知羞。”

   魏无羡闹他,“嘿~就我跟你,蓝湛,你有什么好害羞的?”末了还故意扬起尾音揶揄他,“况且,你有的,我都有啊。”

   大概是觉得他语气太过轻浮,蓝湛气得满脸通红,他一言不发,火速关门换好衣服,便自己先出来了。

   “你还生我气啊?”这一路上,魏无羡都勾着头想逗蓝湛笑,然而后者却始终一副面无表情、不予回应的模样。

   “蓝湛?”

   “魏无羡!”一直跟在后面走路有些不自然地的江澄被他这甜腻的声音惹出浑身的鸡皮疙瘩,终于隐忍不住,咬牙切齿地怒骂道:“你不作妖会死啊?”

    他看了眼前面不为所动的蓝湛,又恶狠狠地拿眼剜魏无羡,“跟块狗皮膏药一样黏着人家,你看他理你了吗?”

   没皮没脸的,我看着都嫌你丢人。江澄忍了忍,终是别过头去,气得哼了一声 。

    “哎呀!”魏无羡才反应过来好朋友还在后面,当即故作关心状,“学弟,你腿还好吧?”

   “托你的福,死不了!”江澄冷冷地应他,等回过神来,却是双眼怒瞪,“谁是学弟?”

   “谁答应谁是,”魏无羡走路没个规矩,这会儿也倒着走,眼看江澄不顾腿伤追上来,他舌头快过脑子,张嘴就来,“蓝湛救我!”

   前面一直暗暗注意身后动静的蓝湛扶稳扑过来的魏无羡,不咸不淡地看了江澄一眼,话却是对魏无羡说的,“别闹了。”

    “……”活动筋骨的江澄突然觉得腿上膝盖有点疼,他咂咂嘴,只好认命地让协会的师弟扶着走。

   篮协成员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男男女女加起来起码有五六十人,财务提前跟饭堂老板交涉,早在几天前便预订好饭菜,把整个二楼都承包下来。

    饭堂阿姨端上大锅菜,男生们则拎几大瓶可乐和橙汁,给每个人拿一次性纸杯满上,席间气氛融和,有些虽然没见过面,但大家聚在一起,听副会从家里带过来的小音箱放出的歌,仿佛就有种认同和归属感,男生们不拘束,女生那边也玩得开,两排相对而坐的人笑着站起来碰杯,一张合照就这样昏昏定格。

    等老板下楼走远,魏无羡才神秘兮兮地从江澄包里拿出几听还沾着水珠的啤酒,惹得男生这边吆喝着起哄。

   会长也讶异了,“魏无羡,你怎么敢?”

   江澄抢先嗤他,“哪里有他不敢的?”

   学校禁止一切有酒精的饮料,要不是江澄打赌输了,哪里会明知故犯,助纣为虐地给魏无羡当帮凶?

   魏无羡笑嘻嘻地开了一听,推到会长面前,诱惑道:“你们不说,没人知道。”

    几个男生赶紧摆手,“我们什么也不知道!”说着便赶紧伸手去抢剩下的几瓶。

  “哎,给我留点啊。”

  魏无羡拼死拼活才从这群饿狼手里抢下一瓶,他宝贝似的护在怀里,谁也不肯给了。

    啤酒太少,好几个男生你一口我一口合喝一听,倒不是味道有多好,只是在这样的氛围下,远比自己周末偷偷藏藏买来喝要有趣地多。

   魏无羡开了自己那瓶,拿起来凑到蓝湛跟前问他,“蓝湛,来一个?” 

  “快快快!走一个!”

   “大功臣!不喝不像话!”

   男生们嚷嚷着起哄,蓝湛推拒不过,勉为其难低下头抿了一小口,魏无羡暗暗观察着他古怪又欲言不语的神色,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假惺惺地问他:“蓝湛,你不会没喝过啤酒吧?”

   他说着自己灌一口,没品出和平时喝的有什么不同,不过大概是被蓝湛喝过,他贴着瓶口的时候,总觉得那里沾着他嘴唇留下的余温,魏无羡觉得自己想太多,然而就这么失神的功夫,等他回过头来,才发现蓝湛竟然闭着眼睛。

    看样子好像是睡着了。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