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聂瑶】末路人(1—3)

***企业家聂X大学生瑶

***ooc和bug见谅

01

傍晚七点的金华街。

  
“抱歉,我来晚了。”随着男人低沉的音色响起,光可鉴人的玻璃推拉门被人缓缓推开。
 

聂明玦着一身藏蓝色西服从门口进来,漆黑程亮的皮鞋落在柔软的卡其色织毯上,没发出一点声响。
  

“……没关系,我也刚到。”临窗端坐的女人拘谨一笑,却无再多的话语。

两人相对而坐,眼神毫无交集,聂明玦仿佛例行公事一般,开门见山便道:“袁小姐,对于家中长辈的安排,我感到十分抱歉。”

 
“……我……”女人似乎有点窘迫,她脸上妆容精致,穿一身精致的小香风套装,包臀裙裹出玲珑妙曼身段,细白的皓腕上带着简式风格的银镯,看起来十分知性优雅。

然而此时她却微微攥紧手指,默了会才微微咬着唇轻声说道:“聂,聂大哥,你不必这么说的。”

“抱歉,打扰了。”

年轻的服务生端来茶水,他礼貌一笑,便目不斜视地给他们斟上。

缕缕热气自茶壶口冒出,腾起一点袅白的烟雾,聂明玦隔着这点雾气看到服务生白净而年轻的脸,瞧着就跟他的人一般削尖细瘦,根本捏不出一点肉来。

“小姐,先生,请问是要现在点单吗?”金光瑶心里虚一把冷汗,任谁都看得出这两位客人之间气氛不对,但他绝对不是在这个时候故意打扰。

年轻的女人听了,本下意识地想摇头,可抬眼看到对面递来的视线,虽是薄薄的一层,落在她脸上却莫名有些烫人。
 

“想吃点什么?”他的声音跟平时工作时毫无区别,就仿佛在说“你们可以收工下班了”一样。
 

女人打开质感细腻的菜单,眼睛自上面逡巡下来,对着眼花缭乱五花八门的菜式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致,便扯出笑容对聂明玦说道:“你来点吧,我随你就好。”

 
聂明玦捏着菜单看了会儿,才抬头与金光瑶交涉,后者有些走神,眼前的男人高大英气,薄唇锋眉,极具压迫的美感,像是时尚杂志刊面上眼神凌厉到位的男模,叫人看一眼便忍不住沉溺其中。

“暂时就这些,谢谢。”聂明玦合上菜单,唇角稍稍牵出一点礼貌的笑意。

“……好的,麻烦两位稍等。”金光瑶赶紧回神,这才微笑着退下去。

“谢谢你还愿陪我吃饭。”等人走远,女人才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聂明玦的手指屈在桌沿,无意识地轻叩两下,才稍稍点头道:“袁小姐客气了。”

姓袁的小姐抿抿唇,精心打理过的妆容在水晶吊灯的映衬下变得有些惨淡,她的声音仿佛身旁薄质的窗纱,小心而谨慎地探问:“聂大哥,是有喜欢上的人了吗?”

终究是有些不甘的,论家世财力,袁家都可以与聂家并驾齐驱,此次两人相见虽是两家长辈的安排,但她心里多少也抱有点期望,这才精心打扮前来赴约,总归是一直揣在心里默默仰望的人呐。

金光瑶收拾邻桌的手微微顿了下,他看不见两人的神情,却听到那个相貌出众的男人简扼安慰道:“总有一天,你会找到合适自己的。”

他在心里摇了摇头,这种话啊,也就哄哄这些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邻座的女人没有出声,金光瑶听到聂明玦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说了句“抱歉”,就抬脚往外面去了。

金光瑶每天在这里看到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或许是年轻热恋的情侣,一起来这点份牛排拍照秀恩爱,或许是理智而冷静的成年人,磕磕绊绊走了不知多少年岁,终究挨不过时间的考磨,回到他们相遇的地方,做最后散伙的告别和惦念,又或许,是幸福一家三口或四口,小孩子用餐不规范,做家长的眼神温柔,细声慢语地给他们耐心示范和矫正。

什么样的人都有,他今天独独对这一对莫名好奇。

窗外是朝五晚九的世界,年轻的工作族形色匆匆,有人步履匆忙地捧一杯温热的咖啡,有人贴着耳朵打电话,有人与朋友或伴侣携手笑谈……

少有人像外面正在讲电话的男人一样悠闲,他单手插着西裤的裤兜,皮鞋擦着大理石的砖面挪动,晚间最后一点夕阳踱过来,他倏而低头一笑,就是摄影师蹲候半日想要的抓拍。

没过多久,聂明玦讲完电话回来,女人便站起来跟他低声说了什么,金光瑶此时在前台忙活,隔得有些远,他听不清两人的对话,只依稀从男人的口型中猜测出大概要不要一起走之类的话。

女人没停多久就提着包匆匆走了,金光瑶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即见那个高大的男人打了个手势,他走过去,掩住自己的好奇礼貌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西餐不用上了。”聂明玦从钱夹里掏出卡结账,末了抬头问金光瑶一句,“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位叫孟瑶的人?”

02

金光瑶,哦不,孟瑶愣了愣,定定地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男人,他摸不准聂明玦的来路,不过还是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就是。”

曾经是,往后心里一直也是。

聂明玦稍有些讶异,他重新打探起眼前肤白貌俊的服务生,雪白衬衫搭配漆黑马甲,再正常不过的酒红色领结,由于他身量瘦小的缘故,看着颇为贴身合适,仿佛为他量身定制一般。

“你是孟瑶?”聂明玦不确定地问了句,他抬眼往餐厅四周扫了眼,这里的格调氛围都还不错,装潢布置优雅,头顶悬泄橙暗暖融的灯光,每张台面上都搁着一支造型别致的蜡烛,位置也俱佳,窄窄地在这条繁华街角占了一席之地,隔着玻璃窗可眺到外面行走的人群和两排橱窗精致的店面。

被他薄薄的视线噙着,金光瑶略有急促地点点头,青涩的脸上挂起标准而专注的笑容,“您找我有事?”

头顶水晶灯饰掩衬下来,聂明玦无端被这点笑意晃得有些眼花,他移开眼,修剪得当的食指就着桌面点了三下,才做起自我介绍来,“我是聂明玦,”

他顿了顿,才接道:“应该算你的师兄。”

甫一听到这个名字,金光瑶就惊讶地睁大双眼,聂明玦这个名字在G大耳熟能详,他可以说是G大的招牌校友了,成绩优异,体能全优,又兼任校学生会主席,代表学校与其他名校交流研讨,本人家境富裕,却未纵容他养成骄奢淫逸的性子,反而沉稳干练,为人端正处事妥当,各方面都很突出优秀,拿国奖等各项奖学金更是拿到手软,在校时便自主创业,成为身价千万的年轻富豪,后出国留学,人生阶段更是得到中西合璧的熏陶与进修。

金光瑶在校两年,不管是从讲师教授的嘴里,还是从其他热衷八卦消息灵通的同学口中,都无数次与这个名字擦肩碰耳,却不想他第一次见到真人,竟是在这种境况下。

“啊,师兄好,”大概太过于惊讶,以至于难以相信眼前年轻的男人就是老师挂在嘴边捧到天上的年轻企业家,金光瑶磕磕绊绊地说完一整句话,“我是孟瑶。”

金光瑶一时无措,脚跟定在原地,手都不知要往哪里摆。

聂明玦笑了笑,“谭老师跟我提起过你,”他算是说明来意,“说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校友自然不仅仅只是挂个名头,一般他们成名成才后,便会被母校列为师弟师妹们的学习标榜,老师也借着那点师生情与自己的学生矜夸,或交情更深一点的,则直接让人照拂提携自己的师弟师妹们。

聂明玦口中的谭老师,是他的大学导师,那时做实验专题也好,毕业论文也罢,甚至一度创业时遭遇的困难坎坷,都曾得到过他不少的指导和教诲,耐心和劝解,聂明玦嘴上很少主动说起这些事,可心里却一直记着,逢年过节,若是抽不出时间过来请人吃饭,也必会向谭老师亲自问候一番。

“谭老师言重了,”金光瑶有点窘迫,不知是为这句从他口里说出来的话,还是为刚才自己撞见师兄约会的尴尬一幕。

“你不必谦虚,”聂明玦端起茶色的玻璃杯稍稍抿了一口,才说道:“我相信老师的眼光。”

他站起身来,足足比金光瑶高出一个头不止,聂明玦甚至可以轻易看到后者头发的发旋,临走前这位事业有成的师兄对眼前有些怔忪的师弟抛出橄榄枝,“寒假如果有空的话,可以来我这边实习。”

03

金光瑶被这消息砸得晕晕乎乎,他之前与导师谭清远见面交谈的时候,确实有拜托过他是否可以帮自己留意一下寒假有哪些企事业单位要实习生,却没想到清河科技这么一大块馅饼会砸到自己头上。

作为全国科技创新的领头者,G市毫无疑问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人才济济,群英荟萃,又是改革试验的前沿基地,交通便利,各方面资源俱全,高新技术园区更是纵横遍布整个市区,清河科技作为一颗后起新星,正如它外形尖端的办公楼一样,拔地而起,高高耸立在商厦林立的经济茂丛。

金光瑶恍恍惚惚地回到学校时,已经很晚了,他匆匆洗漱好,爬到床上给导师发感谢的信息。

深更半夜,没想到那边竟还没睡,金光瑶便走到阳台打电话,两人聊了几句,谭清远知他第二天有课,便叫他赶紧休息,后者再一次郑重谢过,礼貌地等那边先挂电话,才赶紧爬回去躺好。

不一会儿微信信息进来,谭清远给了他聂明玦的名片分享。

金光瑶攥着手机摩挲良久,想到那边应该睡下了,太晚叨扰给人印象不好,便没点进去加人,没想到这几天他在社团、兼职和学习中忙得焦头烂额,竟然把这茬给忘记了。

直到期末前学生会组织最后一次活动,邀请有分量的校友嘉宾,拟订的名单交到金光瑶手上时,他才反应过来,原来周末晚七点那场招聘答辩会,聂明玦会亲自前来。

作为从G大走出去的校友,聂明玦无疑是学校喜欢的十分懂得感恩回报的那一类型,不仅从企业拨出部分款项设立奖学金奖励后继校友,逢学校活动发出的邀请,只要他不是在外出差抽不开身,他一般都不会推辞,金光瑶甚至在新校区见到过他亲手种植的树,旁边还立了牌子介绍,当真是功成名就的楷模典范。

清河科技的大楼与主校区遥遥相对,聂明玦开车过来,由金光瑶的师兄,前任学生会主席领人接待,金光瑶作为现任学生会副主席,终于有幸见到这些平日无缘照面的大人物。

学生会的工作安排得很好,许多细节之处也做得很到位,到场的师兄师姐们接耳交谈,眼里都露出毫不掩饰的激赏和赞许。

聂明玦今天穿黑色的西服,系深色条纹的领带,这身装束叫他看起来不像平时那样冷正严肃,无形中添了点年轻的因素,拉近与师弟师妹们的距离。

金光瑶也是正装出席,这套衣服是他那日要见金光善而匆匆置办的,裤脚于他来说有些长了,衣服的尺码也不算合身,平常人这么一扫看不出来,可若是仔细察看,便会发现其中端倪,而觉出一点别扭来。

两人对上的时候,金光瑶拘谨而得体地朝聂明玦微微一笑,随即便跟在主席后面,对于他们随口问起而主席一时没反应过来的问题,他便会在旁边礼貌而自然地把人引带到那个话题上。

倒真是生得一副七巧玲珑的心肠。

聂明玦心里暗暗称许,对于金光瑶今晚的应变能力也颇为满意,等答辩会结束,后者领着他去取车时,他便拍了拍金光瑶的肩,低头问他:“谭老师说给了你我的联系方式,”

他扬了扬手机,路旁暖绒橘暗的灯光透过绵密的树叶洒在他身上,给那张平日不苟言笑的脸平添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

聂明玦倒不是任人唯亲,一来正如他所说的,他相信谭清远的眼光,二者他也从谭老那里得知金光瑶在校的表现成绩,综合他今晚不算明显突出却足够给人留下印象的表现,他觉得这个人倒是可以考虑。

金光瑶抬头看他,见聂明玦并没表现出觉得他不识规矩的不悦,就壮着胆子提一句,“怕您太忙了。”

言下之意是不敢打扰。

聂明玦把手机给他,叫他输自己的微信号,金光瑶手忙脚乱地点着按键,整个人都有点哆嗦,直到两人互加好友,聂明玦临走前告诉他有事尽可找他,直到他开车出了校门,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金光瑶拖着两条腿疲惫地挪回到宿舍,见时间还早,就和自己的母亲孟诗聊了会天,告诉他自己已经见过金光善了,现在找到份稳定的工作,今晚还见到清河科技的聂总,事无巨细,又问她最近身体如何,有没听医生的嘱咐按时吃药,叫她照顾好自己,不必为他操心。

他像往常一样裹着外套站在阳台打电话,金光瑶住的楼层有些高,可以眺到不远处灯红酒绿的城市,高楼大厦下红橙交接的车道偏极两端,却始终不渝地驶向同一远方,他本以为自己所在的位置是末路,是终止的尽头,却未想猝不及防驶来一道光,告诉他,身前是路,身后也是路。

金光瑶捏着手机在阳台吹了很久的冷风,才滑开解锁,点到聂明玦那一栏,轻轻地戳进去,给他发了条信息:“师兄,晚安。”

评论(8)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