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晓薛】甜品店04

     
     接下来几次再在甜品店见到薛洋,后者又跟没事人一样凑前来,态度简直好的不得了。

     从外头回来的年轻人喜欢聚在一起聊天谈乐,甜品店奶茶店都是最佳选择,店里头生意很好,店员们忙得脚不沾地,薛洋是阿箐的弟弟,他偷懒没谁敢挑他的不是,每每他累了,就跑到晓星尘旁边往软沙发那么一坐,掏出手机便专心打起游戏来。

    他是摸准有晓星尘在,阿箐要支使他也不好意思跑人面前动怒骂人,鉴于被晓星尘这个老好人当和事佬劝熄过好几次战火,薛洋对他愈发亲近起来,跟着人家“星尘哥”长“星尘哥”短地叫,闹得店员们差点以为这才是他们家老大。

   此时晓星尘心不在焉地敲打着键盘,旁边的人却睡得天昏地暗,他百忙之余还要帮人家破结界打觉醒做日常任务,晓星尘余光扫到一盘打完,便伸手过去,点开奖励后继续加入队伍。

    位置是他常坐的位置,奶茶却是经薛洋亲手炮制过的奶茶,晓星尘只喝一口,感到甜得实在难以入腹,便只好放在旁边冷落了。

    薛洋在他旁边睡歪了头,一个动身,整个人就毫无保留地倒过来,头微微靠在他的肩上,模样安静又乖巧,哪里是趁假期来店里帮忙的勤劳大学生,分明是只吃饱喝足慵懒到只肯瘫着的猫儿。

   晓星尘稍稍偏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紧了紧他身上歪歪斜斜的外套。

   这时,阿箐气势汹汹地从楼梯上来,招呼也不打便伸手去拧薛洋露在碎发外的耳朵,后者生生被他拧醒,怒气冲冲地皱起眉,“你干嘛!”

    阿箐真是被他气得要命,客人说要少糖这人装没听见,好像非要显摆他们家的糖不用钱一样,拼命给人家加糖,以为谁的口味都像他一样甜得变态。

    “你又给人家加那么多糖!客人都投诉了!”阿箐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薛洋被她这副似要吃人的眼神瞪得有些发怵,下意识就往晓星尘身上躲,摸摸鼻子含糊道:“一时没注意……”

    店员都知道他的口味,平时没有人敢让他做奶茶给客人喝,独晓星尘例外,他那份薛洋自告奋勇要来捣鼓忙活,店里的员工估计是见晓星尘没投诉过,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去了,谁知他今天手痒地不行,给晓星尘那杯热饮加糖后顺手给旁边那份也添了,这才导致客人直接找阿箐投诉。

    阿箐气得心口上下起伏,看他还逍遥自在窝在晓星尘这玩游戏,更是怒不可遏,直接把他手机缴了,拿手指戳他额头,“你快点滚回家煮饭去吧你,还想我给你发工资?过年的红包钱我都省下了……”

   晓星尘正想帮忙说句“公道话”,就被阿箐堵了,“星尘哥你不用帮他说话,我今天非治治他不可!”

    “手机还回给我!”薛洋也生气了,眉间阴鸷地都可以拧出麻花来。

     阿箐把手机撂回桌上给他,直接把他身上的围裙扒下来,边扯边道:“你在这干的活还不够付你喝的奶茶钱,晚上回去我亲自跟爸妈说,明天不用再来了。”

    “哦?那最好!”薛洋把围裙甩到桌上,拿起他的手机,吊儿郎当就下楼了。

    晓星尘拍拍阿箐的肩膀,叹道:“别气了,”又弯身拿了自己的手机,“我去看看他。”

    此时已近傍晚,外头的天光脆弱而稀薄,江岸尽头晕出橘色的霓霞,猎猎江风吹得人鼻尖发痛,小区前面的广场上聚着挺多人,周围的商铺正放着歌做销售打折,到处都是热闹的欢声笑语。

     晓星尘在四周转一圈,并没有发现熟悉的身影,马路对面有个篮球场,此时那些放假的学生们正在场上打篮球,旁边还有小孩子闹着大人放风筝,沿江路下面,则有一群初中模样的学生趴着护栏往水里扔鱼雷。

    “砰”地一声震响,一束水花冲天乍起,旁边的孩子欢声鼓舞,钓鱼的老头则气急败坏地甩杆子怒骂,惹得路过的行人侧目纷纷。

    晓星尘的眼睛往四下扫一圈,还是没找到人,正想折回来,忽然瞥到篮球场窜过熟悉的背影,随着篮筐“哐当”一声,球稳稳地旋进去,又跌落下来,旁观的学生欢呼着鼓掌,晓星尘看到那个明显要高一截的男生颓丧着摆摆手,悄无声息地退到旁边,就着冰冷的石阶就这么坐了下来。

    晓星尘抬脚过了马路,绕过周围拥挤的人群,三步并两步地跨上台阶,站在薛洋面前才喊他,“怎么跑这来了?”

    薛洋没抬头,也没应他,晓星尘就在他旁边坐下,拿手揉揉他柔软的发,试图把他头上微微翘起的部分压下去,“嗯?”

     “……啧,”过了很久,薛洋才抬起眼来看他,他的眼角被风吹得有些泛红,似乎在诉说什么天大的委屈,“晓星尘,我又穷又非。”

   就在刚才,薛洋抽完了他最后一张蓝符,毫无意外,又抽了一水儿叫不出名字的妖魔鬼怪。

   晓星尘无奈又好笑,唇角稍稍弯了一下,看一眼他的手机,却只注意到那双指节修长的手,风吹过来,他低头像哄孩子一样好脾气地哄他,“那,咳咳,给你氪金?”

    薛洋闷着没说话。

    台阶下有小孩子闹着家长要买摊头小贩的棉花糖吃,年节家长们都比较纵容大方,不一会儿四周便有很多孩子卷着蓬松的棉花糖吃了起来。

    晓星尘注意到他的目光,也顺着看过去,摆摊的小贩笑得眉不见眉眼不见眼,小孩子也吃得欢,家长们则搭着衣服或书包之类的站在旁边和人聊天。

   “你在这等一下,嗯?”晓星尘站起来,朝路边的小摊走过去。

    没一会儿,他手里多了个不合年龄的棉花糖,晓星尘把糖递给薛洋,笑着看他,“甜的。”

    薛洋接过来舔了一口,继而便坐在台阶上慢慢地吃了起来,他把没吃过的那一面对着晓星尘,“你要不要试试?”

    晓星尘也凑着咬一口,有些甜味,入口就化开了,配着迎面而来的冷风,有点凉滋滋的感觉。

    等薛洋吃完,心情似乎好了不少,但整个人却依旧凉冰冰地,他被风冻得瑟瑟发抖,连嘴唇也泛着些青紫,晓星尘好脾气地拉起他,“回去了。”
      
      
      
      

评论(7)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