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忘羡】尖芒06

     一中的建筑色系主打蓝灰两色,淡蓝色的钟楼高高地坠在教学楼层的尾端,颇有种鹤立鸡群的味道,而这样设计的好处是,学生无论在学校的哪个角落,抬眼几乎都可以看到巨大的指针,从而来提醒他们宝贵时间的分秒流逝。

    傍晚七点,钟楼的分针将将直耸云霄,魏无羡火急火燎地从车里跳出来,抓着包就往校门口赶,保安拿着金属探测仪一个个检查有没偷偷带手机过来上课的同学,魏无羡就一个包,安分地等人扫探过,立刻便脚下生风,踩着点刷卡冲过电子闸门。

    他抬头看一眼时钟,总算呼出一口气,差一点,好险。学校周末来校时间抓得很严,这些规定千篇一律都跟班主任的奖金挂钩,他可受不了班主任苦兮兮且没完没了的叨扰。

    自父母去世后,魏无羡一直住在江澄家,他今晚没和江澄一起坐江枫眠的车来,而是自己绕到商场转一圈,然后才打的赶过来的。

     一中的制度是出了名的严苛,这个时候整座校园都已经安静下来,从家里来的学生回宿舍放好东西,就背着书包奔教学楼而来。

     魏无羡直接往教学楼走,他包里装着两个硕大的苹果和几盒巧克力,年轻人爱凑热闹,虽然平安夜过了,但圣诞的气氛还在,回到班里定然少不了一番相互送小礼物的场面,他没打算见着谁都送,不过是想给几个平时玩得比较要好的。

     魏无羡在班里吃得开,性格开朗不拘小节,男男女女都跟他玩得来,果然他前脚还没踏进教室,就被几个男生堵上来,勾着他脖子说要搜他的包,女生们则趁机笑着讨要礼物。

    “欸欸欸!苹果给我留着啊。”魏无羡笑着摊手,表示自己真没带其他东西了。

     “苹果你要送给谁?”旁边的同学分到一两颗金灿灿的巧克力,这会儿便心满意足地跟他打趣。

      “……我自己留着啊。”魏无羡拿过自己皱巴巴的黑色背包,天生带笑的眉眼微微弯起,“不然你以为我要送谁?”

     苹果是江家必囤的水果,这周不知为何向来看他不顺眼的江母竟然叫他和江澄把冰箱里吃不完的苹果全带到学校来,江澄嫌重,死活不肯带,魏无羡只好干巴巴象征性地拿了两个,临走前还是挨了一顿不痛不痒的骂,原因是江母嫌他拿得少,苹果放在家里没人吃,坏掉了浪费。

     魏无羡刚说完这话,就感觉周遭气氛像冷空气一般沉降下来,通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原因 :一是清闲的年级长背着手踱着步子来例行巡查了,二,则是蓝湛就在这附近。

    不过看大家没跑回教室,魏无羡便知道,应该是蓝湛来了。

    果不其然,他刚回头,就看到蓝湛抱着一摞书从楼梯口那边缓缓走来,依旧严正不苟的蓝白条校服,配着有些面无表情的冷淡俊脸,远远看见便叫人产生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此时天幕昏暗,只不远处办公楼侧边晕染出一摊秾丽的霓霞,像是白昼与暮夜告别时刻意渲染的盛景,凄美迷离,凌散的雾光在薄薄的空气尘埃里颠摆浮动,再在地上投射出飘渺似幻的影子。

    “蓝湛,”魏无羡把剩下的巧克力拿在手里,隔着几步距离出声喊他。

    周围的同学皆作鸟兽散,相互认识的点点头算打过招呼,便回教室自习去了。

    蓝湛应他一声,朝魏无羡走过来,看一眼他手里的巧克力,又偏头侧了眼自己的书包,才说道:“晚好。”

    魏无羡捏了捏手里包装精致的盒子,里面零星躺着几个巧克力,这样贸然送人不合适,他便把书包拉链拉开,从包里掏出一个红彤彤的饱满苹果,递到蓝湛面前,眉眼弯起,朝他努努嘴:“平安夜快乐!”

    蓝湛微微愣住,眼底讶异一闪而过,才从他手里接过苹果,略略点头,低声认真道:“谢谢。”

    他这么一本正经地道谢,魏无羡本来想逗趣他的话都压在喉头,他无所谓地摆摆手,笑道:“不客气。”

    蓝湛默了默,这时,蓝湛班上的同学齐齐过来送小礼物,魏无羡被他们围在其中,不一会儿就被塞了满满当当一堆零食,蓝湛也有东西想要给他,可见他拿不过来的样子,就抿抿唇,微垂眼睑说道:“要上课了,你,先回去吧。”

      魏无羡也没放在心上,晚修的时候气氛与以往的死寂不同,大家骨子里都压抑着躁动和亢奋,直到晚修第一节下课,所有人才各自去访班问友,约要好的同学站在走廊处或到楼下校道里漫步聊天。

     晚间有些薄寒,但阻挡不了四处欢闹的人声笑语,校园广播甚至在这短短的十五分钟里放起了歌,空气里渗透着四季桂浅淡的清香,晚风醉人,缺了角儿的月亮爬上钟楼,柔弱的光辉晕溺遍撒整座校园。

     魏无羡以前就是十三班的,此时理所当然地回“娘家”探亲,他们把走廊围得水泄不通,女孩子们手拉着手站一块,男生则勾肩搭背,十几个人聚在一起调侃说笑。

   看到蓝湛从办公室问完问题出来,魏无羡赶紧弃了老同学凑过去,看到他手里拿着物理测试卷,便了然问道:“蓝湛,在准备物理竞考吗?”

    后者点点头,签字笔有意无意地敲着卷子,才看向他,“你英语准备得如何?”

    魏无羡耸耸肩,“没怎样,听力还是很差。”他说完不知想到什么,突然又闹着打趣,“我听老师说要多听,可我基础不行,要不蓝湛,你有空给我念念美文什么的,还可以提高你的口语……”

    他还准备拿着一大堆话来说服蓝湛,没想到后者轻而易举答应了,蓝湛说道:“可以,以后中午给你念?”

    “……”魏无羡眨眨眼睛,“蓝湛,你说真的?”

    蓝湛点点头应他,“嗯,我说真的。”

    魏无羡噎住,下意识咕哝了一句,“我中午怕起不来……”他中午一般不回宿舍,都在教室塞着耳机听歌和看些课外杂书,等两点的午休起床钟声敲过了,才随便找本书垫着趴在桌子上睡,这样一趴下就错过了午休的英语听力,也难怪听力一直好不起来。

    “到时我会叫你。”蓝湛说完这话,因为隔着玻璃窗看到班主任在朝他招手,就拿着卷子抬脚过去了。

     魏无羡捂着这话想了剩下的一节晚修,蓝湛说到做到,这人向来又守时,他莫名想起以前两人还同班时,有时候午休蓝湛也不回宿舍,他就到蓝湛旁边的空位子上坐着,蓝湛学习写字,他就在一旁看书,有时累了趴下来,看那根端正直挺的笔头在自己眼前乱晃,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等蓝湛把他叫醒,他才胡乱抹一把眼睛回到自己座位,趴着继续睡觉。

   蓝湛说他会叫他,那是不是像以前那样,魏无羡想了想,那得叫蓝湛到他们班上,不然他醒了还得走过来。
   晚修很快就过去,回到宿舍的人早已经迫不及待隔空喊起楼来,减压或者告白,隔着茫茫的黑夜,谁也分不清谁,大家借着这一不放假的节日尽情发泄。

  
        今晚喊楼的人也尤为起劲,男男女女都有,魏无羡和蓝湛还在楼下就见到宿管和保安拿着手电到处乱照,骂骂咧咧却只会让喊楼达到一浪又一浪的高潮。

    一束强光扫射过来,蓝湛抬手捂着魏无羡的眼睛,后者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宿舍楼外传来校领导和值班老师从小喇叭传来的呵斥声音。

    眼睛被一片温软覆住,魏无羡不太适应,就上下眨了眨,蓝湛猛地把手缩回去,才捻着垂在的身侧指尖说道:“走吧。”

    宿舍楼已经熄灯了,只有楼道的声控灯还亮着,暖黄色的,落在寒冷的冬夜,莫名给人添了一丝暖意。

    等走到宿舍门口,魏无羡抱着一堆零食要进去了,蓝湛才轻轻拉住他,从书包里拿出一盒包装精美巧克力,神色微赧,“给,”借着昏暗的光线,声音微低,又添一句,“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评论(1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