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忘羡】尖芒03

       早晨的曦光像云水般流泄而下,淡薄金屑缀在枯枝树叶间,折射出麟麟灼耀的金芒,篮球场上的球声此起彼伏,广播里轻快的音乐响彻盈满整座校园。

       不断有人拎着早餐来往走过,无论男女,在这时候吃着早餐看一场球赛,都算是对他们一天忙碌开始的最好慰藉。

      十三班的男生早就占好了球场,几个白色球服的男生拍着长队轮流上篮热身,见蓝湛他们过来,几个人笑着招呼,学校吃早餐的时间只给出短短四十五钟,打班赛自然不像平时那么严格,打到上课哪个班得分多就算赢,没有记录台记分,只需找个同学拿支粉笔在旁边水泥地上画“正”字即可,也没有很长的热身准备时间,魏无羡他们来到的时候,班上为看球赛没去饭堂而跑超市买早餐的同学几乎快要站满整个球场边缘。

      魏无羡班里有十五个男生,却堪堪只能拼凑出一支篮球队,这次两个班都没请外援,等人到齐,裁判吹声口哨,先上场的十个人便聚到球场中央。

      裁判把球高高抛起,魏无羡弹跳力好,身高上也占据优势,球还没落他便抢先跳起来,把篮球拍向十四班的主场,班上的男生在体育课上或下午放学后时常训练切磋,倒也有一定的配合默契,随着魏无羡一个快攻上篮,安静了一晚上的球场立刻喧闹起来。

      蓝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魏无羡扬起下巴反看回去,眼睛转向他手里的篮球,他故意凑得很近,天生带笑的眸眼清亮见底,手上则做出微微格挡的动作,蓝湛微微抿唇,敛起心神专心控球。

      魏无羡防守严实,球在蓝湛手里左右交替,他突然侧身转跨,把球传给队友,魏无羡扬手叫一声,随着蓝湛的步子移动,几人聚到篮筐下,十三班的女生奋力大喊“加油”,十四班也不示弱,文科班女生多,班风也不像十三班那么严肃沉闷,女生们的喊叫一时竟响彻整片球场。

       “队长!”有人把球传给三分线边沿的蓝湛,后者稳稳接过,脚尖也微微踮起,裁判立刻把手举过头顶做出三分试投的漂亮手势,魏无羡弹跃而起,扬手想要盖帽阻拦,然而还是慢了半拍,蓝湛的三分球几乎例无虚发,他举得高过头顶的大掌微微扣住篮球,借着手腕倾推的力道,篮球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随后稳稳地落入篮框之中。

       开场就得三分,场中的呐喊声顿时沸腾,有娇涩的女生趁机呐喊着表白,在这种氛围下,就算事后人家问起,也可以推托成是当时场中气氛太嗨,一时情不自禁而已。

     记分员迅速用粉笔在地上记三个笔画,魏无羡学场边看球的同学,夸张地鼓掌叫道:“蓝湛好厉害!”

      蓝湛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

      十四班的女生故意嗔怒道:“魏无羡你到底哪个班的?”连平素只记埋头刷题的学霸也文绉绉地打趣,“身在曹营心在汉呐。”

      十三班的女生不服气,手挽着手在一旁说道:“魏无羡以前就是我们班的!”

       魏无羡转身接过队友的传球,手里运着球就向十四班的主场冲去,众所周知他的快攻所向披靡,动作敏捷而流利,篮球运得又稳又快,每当这个时候,他嬉笑打闹的表情总是收敛起来,唇角依旧勾着,却已换成一副与他不太搭调的正经模样,眉宇微凝,动作专业而规范,仿佛那些受过专业培训的体育生,他把球运到哪,那里便是他一个人的主场,周身就算没有清寒的阳光笼罩,也依旧光芒四射,想让人不注意到都不行。

      校园广播恰在此时切歌,随着“哐当”一声响动,周遭的空气仿佛凝滞下来,篮球在边框周围转一圈,随即才缓慢地掉到篮筐里,十四班的人鼓掌助威,整个班又呐喊着尖声叫起来。

       几轮来回跑下来,场上的几人皆是大汗淋漓,钟楼的指针顺着钟盘一分一秒走过,场下赛事依旧激烈,两个班的比分相当持衡,魏无羡半躬着身子运球,额前碎发汗津涔涔,在阳光照射下晶莹清亮得不像话,蓝湛盯着他,魏无羡微微喘匀气,才笑道:“蓝湛,你干嘛老盯着我?”

      他本意是蓝湛防他防得太紧,蓝湛微微愣住,耳根立刻染上一层薄薄的粉色,他肤色本就白皙,一运动便会染上浅浅的薄红,这么一来,面上红晕更甚,精雕细琢的俊脸白里透红一片,趁他分神,魏无羡侧身把球传给队友,后者立刻投球上篮,篮筐被撞得发出震响,魏无羡跳起来抢到篮板,运两下球则踮起脚投篮,随着他手上的动作,篮球凌跃而上,场边立刻尖声欢叫,两班比分又一次持平。

      魏无羡朝钟楼的方向看了眼,离上课还有五分钟,他们班没有什么可替换的队员,五人几乎都是打全场,此时大家虽然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但对于今天的班赛心里多少有数,猜到两班的比分应该相当或者差不远,个个卯足力气、干劲十足,力求最后起码要拼个平局出来,篮球在两个主场旋来转去,场上的人热汗挥洒,观赛的同学则帮忙加油助威,甚至还贴心地帮他们买好热气腾腾的早餐提在手上。

      临近上课,站在记分员旁边的同学焦心不已,魏无羡运球进入主场,中途被两个十三班男生夹防,他打不开,这个角度传球也困难,只好用身子撞开空缝,趁这最后间隙博上一把,裁判又一次比出三分试投的手势,十四班到场的人皆随着那个三分投球七上八下,篮球在边筐悠悠转转,最后旋进溜圆的篮筐,从上掉落弹地,又“蹬”地跳起,两班的比分最终持平。

       “好球!”这次不光是十四班的人鼓掌,连魏无羡以前在十三班的老同学,也纷纷大喊尖叫,上课铃声准时响起,大家意犹未尽地挪着步子回教室,魏无羡笑嘻嘻地跟以前的老同学打过招呼,这才道谢着接过一个女生递的纸巾,蹲在球场旁安装在草地里的低矮水龙头前洗手洗脸,反复洗过几次后,才甩着水珠站起来,眼睛下意识地在来往人群中寻觅,蓝湛站在离他几步远的距离,手里托着他们班的篮球,正好朝他这个方向看过来。

      他整个身体都溺在沉静的光影里,就这么隔着擦肩人群平静地与他对视,魏无羡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蓝湛,”魏无羡抬脚走过去,明知故问地偏头看他,“要回教室吗?”

      蓝湛看他一眼,手里扣着篮球的力道微微收紧,才道一句,“嗯。”

      “一起走。”魏无羡凑到他身边,把班里女生给的酸奶塞到蓝湛手里,又把面包袋给撕开,从里边挤出一块方包,自己撕着边缘烘烤得金黄的面包长条吃,才把剩下残缺的面包块蹭到蓝湛嘴边,见后者微微蹙眉的模样,魏无羡立刻挑起眉,含糊不清道:“我洗过手的。”

       蓝湛微微摇头,抿着唇,瞥开眼说了句,“……我不饿。”蓝家家风严谨,像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吃早餐是从不被允许的,蓝湛的眼睛落在魏无羡唇角沾的一点面包屑上,他抬手轻轻地点了点自己的唇,魏无羡愣了一下,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抬手抹上自己的嘴角,毫不在意地拿手背把面包屑蹭掉。

     “刚打完球怎么会不饿?”魏无羡夸张地瞪大双眼,讲完便不由分说撕了一小块面包,蹭到蓝湛的嘴边诱着他吃。

     “吃一点嘛蓝湛。”魏无羡面上一本正经说完这话,心里却早已笑开,蓝湛这种不懂如何拒绝别人的为难模样,当真是……太可爱了!

      他这么想着,心里更为雀跃欢喜,拿着面包的手都不自觉地抖了抖,却恰好蹭到蓝湛软软的唇瓣,魏无羡怔了怔,就看到蓝湛微微启口咬住自己递的面包,他没来得及抽手,甚至连自己的指节都被他柔软的唇瓣抚蹭着轻轻咬到。

      蓝湛蓦地僵直身子,含咬着一小块面包似乎有些不知所措,魏无羡没留神,拿过蓝湛手里的酸奶,开了瓶口递到他面前,意思再明显不过。

       两人落在队伍最末,步子挪得比一般人要慢上许多,他们站在台阶下方的校道里,抬头看着教学楼里排队挤着上楼梯的人群,魏无羡见蓝湛不喝,就拿过来自己喝一口,喝完还心满意足地舔舔唇角。

     又酸又甜,还挺好喝的,他在心里想。

     “真不喝啊?”魏无羡又把酸奶递过去,自己则咬着一块面包慢慢地吃起来。

     超市卖的面包又干又噎,蓝湛只吃一口就忍不住轻轻咳嗽,魏无羡不敢再逗他,赶紧把酸奶抵在他唇边,后者微微偏开头,低声道了句:“谢谢,不用。”

      看蓝湛这样,魏无羡突然想起以前他们一起吃饭时,他有时兴起就会替他跟阿姨说要点一个青椒炒牛肉,两人打好饭,魏无羡就在蓝湛的盘子里挑挑拣拣,蓝湛似乎不怎么喜欢吃肉,魏无羡就把他餐盘里的牛肉拨一半到自己这边来,面上还一本正经地告诫他多吃蔬菜有益身体,尤其是要多吃青椒。

     他后来才知道蓝湛在家是不吃辣的,有时候想起来,真觉得自己那时做得有些过分,魏无羡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不过蓝湛不吃青椒,或许是嫌弃他的筷子在他餐盘里搅弄过也不定。

     “蓝湛,你是不是嫌我喝过啊?”想着想着,魏无羡心里的话就不自觉溢出口来。

     蓝湛微微怔住,随即看着他微微地摇了摇头,眼底浅澈流光,摇头说了句,“不是。”

     “那……”

    话音未落,蓝湛便握着他的手低头喝了一口酸奶,魏无羡整个人愣住,“我开玩笑的,你不用……”

     不用这样来证明自己。

     “我没证明什么,”蓝湛已经先他一步平静地开口,他垂下眸睫,“……不是嫌弃你。”

     气氛有一瞬尴尬,魏无羡蓦地瞥开眼,不知为何,对上蓝湛这样沉静的视线,他心里总有种莫名的慌乱。

     等人群都回教室了,魏无羡两人才慢慢走着上楼,打班赛后男生一般都把早餐拎回教室,等第一节下课后才开始吃,唯独魏无羡例外,他总是慢悠悠地吃着面包上楼,等人走到教室,早餐也就吃完了。

       如今有蓝湛在身边,魏无羡更加肆无忌惮,不管年级长抓不抓人,先把手里的面包解决完再说,两人共吃一袋方包,手里的酸奶也是一口一口地喝。

      楼梯道里的落地窗采光很好,周遭安静敞亮,两人都没怎么说话,等走到四楼,在班门口分开,魏无羡抬脚踏进教室,才回神过来,蓝湛竟然陪他迟到了?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