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翎

间歇性失忆症懒癌晚期老年患者,很佛很佛佛佛佛佛。

【晓薛】我的导师是杀手09

      “嗯?”晓星尘侧头看他,落刀的动作微微滞住,他本就一副俊秀文雅的长相,就是这般握刀的动作也带了几分常人所无法做到的绅士美感。

      薛洋咂摸咂摸薄唇,面上带着些孩子气的不甘,凑前去用手肘撑着晓星尘的肩膀道:“老师我说你好看呢,怎么不回句谢谢?”

     他的声音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清润朗越,大概是凑得太近,说话间亲昵的气息也从脸颊扫过,酥酥痒痒的,倒叫晓星尘一时有些不自在起来。

      两人几乎一般高,薛洋这个动作撑起来其实有些吃力,他便不动声色地把手伸展搭在晓星尘的另一侧肩膀,勾肩搭背,整个人的重量也不自觉地往人家身上放,他伸手捏住一只去了虾线的虾,拿起来细细观察一番,声线慵懒,表情像是有些惊喜,有些夸张地赞道:“啊!晓星尘,你好贤惠呀!”

      “……谢谢夸奖。”晓星尘不知道用什么神情来回应他,便干脆挤出一个温煦儒雅的笑容,他的唇色清浅,这般笑起来唇角微扬,不显得过分热情与敷衍,却让人感觉如春风拂面般惬意。

     薛洋受用地点点头,按捺掩下自己因有这么个优秀的学生而一时得意忘形过快的心跳,随口问道:“你要做什么?”

      晓星尘把弄好的虾装在透明的玻璃碗里,又把在市场买来已经剁好的肉馅拿出来,这才回他:“不是你要吃饺子吗?”

       “哦,那个是我给你准备的,礼尚往来啊,你要给我做点别的。”薛洋洗干净手,拿出塑料袋装着的饺子皮随意丢在流理台上。

     晓星尘一噎,随即下意识地抬头问道:“你不是只会煮泡面吗?”

      “什么玩意儿?薛老师我像是只会煮泡面的人吗?这些都是一样的道理嘛,倒锅里去,铲两下,再捞上来不就行了?”薛洋瞪着眼睛咋咋呼呼地把话说完,拿剪子剪开绳结,这才佯装苦恼地看着晓星尘,“不过我不会包饺子。”

     晓星尘失笑,明明是自己想吃,还非得说成是给他准备的,他把洗好的碟子拿过来,笑道:“花边饺,你要不要学一下?”

      “……好啊!”薛洋捏着下巴想了想,在旁边看晓星尘捏了几个后,就自己拿起饺子皮摊在掌心,大爷似的朝晓星尘努努嘴:“快给我来一点陷。”

      晓星尘把一小勺肉馅放到他手里的饺子皮上,忍着笑意道:“先捏一个我看看。”

     “馅太少了。”薛洋看着掌心那一点胡萝卜绊瘦肉的肉馅,颇为嫌弃地撇了撇嘴。

      “多了你合不了。”晓星尘自己捏好一个花边饺,家里逢年过节会包饺子,事实上他只会包这一种,还是晓奶奶亲手教的。

      “再给一点点嘛,不然等下吃的都是皮儿。”薛洋把手伸到他面前。

       晓星尘无奈一笑,又给他舀了一点馅末,薛洋这才满意地开始捏边,他的手指修长,此时认真学着捏起来倒也有模有样。

      “可以沾点水。”晓星尘示意他看旁边搁着的一碗清水。

      薛洋从善如流地用手指沾带了一下,沿着饺子边儿滑溜一圈,这才学着晓星尘的动作慢慢收口,只最后却非要使点小性子,干脆把饺子拧成包子的模样,闹得晓星尘看着笑了好半天。

      连续捏了好几个包子饺,晓星尘也任由他去了,薛洋拿着饺子皮,突然开口喊他:“晓星尘你看,”说着还得意地向晓星尘炫耀了一下手里小铁勺中的白色物体,啧啧叹道:“我包的饺子果然与众不同。”

       晓星尘哭笑不得:“盐是等一下才放的。”哪有把盐直接包到饺子里去的道理?

      “谁跟你说是盐?”薛洋把勺里的东西撒在肉馅上,对着边儿紧实地捻成花边形状,挑眉笑道:“是白砂糖。”在超市的时候买佐料的时候白砂糖他亲手把关过秤的,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

      “……糖啊?”晓星尘看了眼薛洋包的饺子,故意板着脸跟他说道:“那你要包严实一点,不然漏出来……”

     “漏出来怎样?”薛洋挑衅着看他。

      漏出来坏了一锅好饺子。晓星尘把这话在心里过一遍,面上却严肃正经地地跟导师耐心讲道理:“漏出来糖会融开,你的饺子就不甜了。”

       “……唔,有点道理。”薛洋半俯着身子,又把掺糖的饺子全部细细地重捏一遍,突然他回过头来,笑容亲切地对晓星尘说道:“剩下的也要包成糖饺。”

       “……依你。”晓星尘说着,也舀一汤匙白砂糖包到饺子里,买的馅不多,两人合作,不一会儿便把饺子包完了。

      晓星尘打开抽烟机,在一旁开始煲汤烧菜,薛洋则把碗筷拿到外面餐桌上,没什么事干,就在一旁看晓星尘翻炒鲜虾,他一个人住在这空荡荡的公寓里,养父母那边也给他们买了一套养老,薛洋不常回去,偶尔养妹阿菁会给他带些家常饭菜,大多时候他在这过周末时都是吃外卖,像今天这样有人在厨房倒腾做饭给自己吃,倒是极少的,薛洋看着咕哝烫油锅里蜷曲暴跳的嫩红鲜虾,突然开口道:“晓星尘,你以后有空可以多过来。”
      “嗯?”大概是抽烟机运作的声音有些大,又或是被薛洋站在旁边一直盯着有些不自在便干脆专注于闷炒锅里的虾,晓星尘并没听清楚薛洋说的话。

     “叮……”薛洋抬手关掉抽烟机,依旧维持着长臂抬起看着有些迫人的姿势,重复道:“我说,你周末有空可以多过来,”

     “煮饭给我吃。”薛洋微微垂眸,声音有些轻,却似倔强中带点委屈的孩子一般。

      晓星尘滞了滞,才迟钝地点点头应好,唇角微微抿出浅浅的弧度,薛洋忍不住凑过去一点,说道:“我很容易讨好的,管胃就行了。”

      “哦,”晓星尘拿了锅盖盖上,又给滚滚的高汤拧熄了火,才开玩笑道:“这个能不能加点平时分?”

      “想得美!”薛洋“嗤”一声,自己端过包好的一碟饺子,催促他:“你快点装盘,让老师给你露一手。”他说着就把袖口往上卷,衣料紧实地裹着里头的劲韧的肌肉,露出的半截手臂细白地不像话,甚至连上面绕结的浅淡青筋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晓星尘把虾盛到白色的瓷碟里,又讨价还价地从薛洋手里讨回点时间做了个青椒炒牛肉,后者耐着性子等他炒完后,就连人带碟把人给轰了出去,独自在厨房捣弄了半天,才端了个大瓷盘珊珊迟来。

       十月份的天气仍是热得不像话,外面是大晴天,室内光线充足,为了方便,晓星尘还是开了天花板上主灯旁的几盏白枳小灯。

         “晓星尘,快给我腾个位置。”在厨房忙活了半个多小时,薛洋终于端着他的成果慢慢走出来,晓星尘摘下围裙,看了看桌上的几个小菜,又看了一眼薛洋刚端上来的一盘,浆糊。

       “……你,你的饺子?”晓星尘看了眼盘里搅烂融成一团的饺子,颇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温声安慰矜贵地没下过厨的薛老师:“辛苦了。”

      薛洋挑挑眉把饺子放下,又解开围裙搭在一旁的椅背上,拿着白汤瓷勺盛了一碗饺子杂烩搁在晓星尘面前,笑地亲昵极了:“快吃快吃。”

       晓星尘只好抿着嘴尝了一小口,出乎意料,薛洋煮得并不算难吃,就是煮得有点稀烂,饺子皮和馅儿都分离了,晓星尘搁下碗,看着坐在对面等着评价的薛洋,笑了一下,“有点甜。”

       “还挺好吃对吧?”薛洋说着,也给自己盛半碗饺子,慢腾腾地吃完了,才拿着筷子夹一口晓星尘翻炒的青椒牛肉,细细嚼咽,吃地眼睛都微微眯起来。

        “啊,晓星尘,薛老师诚邀你以后常过来吃饭!”他说着要抬手过去拍晓星尘的肩膀,后者微微一笑,给他盛一碗饭,打趣说道:“期中试卷别出得太难。”

      “知道知道。”薛洋懒懒地应他,两人说说笑笑,吃过饭洗完碗,窝在沙发上看了半场电影,薛洋困得直接睡着了,晓星尘便到他房间取了枕头和被子,给他垫好盖好,这才换了鞋离开小区回学校的宿舍去。

       
       
  
       
      

评论(12)

热度(129)